《無色覺醒》 莊淇銘 |蔡英文論文不存在? 台北地院正式分案!

蔡英文總統捲入英國倫敦政經學院(LSE)法學博士學位的爭議,自2015年爆發以來,至今未曾平息,隨著新資料與證據的增加,反而出現更多啟人疑竇之處。即使綠營堅稱「論文門」是選舉操作、政治伎倆,質疑蔡英文的光譜卻從深綠延伸到深藍,一些未涉入政治的社會菁英也開始鑽研事證,論文門事件已不再是黨派之爭,而成為公共議題,蔡總統即使連任成功,社會檢驗的壓力仍將如影隨形。

去年年中開始發酵的論文門事件,主要追蹤調查者是學術界人士,而非政治人物,包含國內外各領域的知名學者專家,如台大法律系名譽教授賀德芬、嚴震生教授、彭文正教授、童文薰律師、美國經濟學者林環牆、英國牛津博士徐永泰等。

去年9月總統府曾針對論文門案召開記者會,公布論文原稿,並公諸於國家圖書館,試圖平息爭議。但這份原稿並非倫敦政經學院認證的論文正本,經過幾位學者的探究,認定內容諸多疏漏缺失,更像是口試本或草稿,爭議未能平息。

日前175名博士共同連署,針對蔡的論文提出3大疑點,包含蔡公布的學生紀錄卡顯示,只繳1980至1982年的學費,辦理休學卻沒有復學紀錄,為何能在1984年畢業;蔡的學生紀錄卡有塗改紀錄,而且沒有署名,似有竄改之疑;蔡的畢業證書有3種版本,其中2010補發版本是由該年校長認證,但經詢問,LSE校方表示博士證書補發係由「原畢業年校長」署名。蔡辦對此僅呼籲鬧劇應該結束,並批評有心人不願面對事實,不斷扭曲造謠,卻未回應疑點,顯然避重就輕。

整理社會各界對蔡英文的學術經歷疑慮,不僅止於上述3點,從論文門衍生而來的各項爭議,可從3個面向作系統性呈現,即論文本身、政大聘任、違法兼職,而這3個爭議都涉及了誠信問題。

首先在論文部分,正如前述,總統府公布及國圖存放的是蔡的論文手稿,並非LSE認證於1984年提交的論文正本。根據林環牆的〈獨立調查報告:總統蔡英文博士論文與證書的真偽〉,LSE在2019年6月底才收到蔡傳真的論文並上架,過去各個圖書館都未收藏蔡的論文,甚至館方的回信中稱,收錄博士論文的總圖未曾收到過蔡的論文。徐永泰指出,這也是為何蔡在2019年6月補送的論文,只能以私人存放方式進入LSE的婦女圖書館,而非其他3個正式存放博士論文的圖書館。從此來看,在LSE沒有正本可以正偽對照的情況下,蔡的手稿就難以作為確鑿的證據,釐清外界的質疑。

其次,在政大聘任部分,根據蔡英文官方網站顯示,蔡在1984年3月取得博士學位證書,同年8月獲政大聘為專任副教授,1985年10月獲教育部審查通過副教授資格,但蔡在1983年的期刊上就自稱國際經濟法博士,這不也是說謊嗎?

更有意思的是,蔡英文曾擔任一位1984年春天通過口試學生的指導教授,從時點來看,當時蔡可能尚未或是剛取得博士學位,即使已然取得學位,依據政大人事公文,1983年5月至1984年蔡擔任的是客座副教授,根據當時法規,客座副教授並不能指導碩士生。對此總統府回應該生於1985年後畢業,卻未說出口試的時點,不能消除質疑。林環牆更指出,蔡在1986年6月出版的期刊中,仍自稱為客座副教授,而非副教授,並認為蔡可能直至1990年才獲得政大副教授聘書。從此來看,蔡的畢業與聘任確實有諸多時點爭議仍待釐清,府方也應針對蔡的相關人事檔案進行解密,化解社會疑慮。

第三,蔡英文在1991年以東吳大學邀請為由,辭去政大法律系專任職,改為兼任。邱毅在2015年爆料,蔡轉職的真正原因是違規在律師事務所兼職。童文薰也指出,蔡從1984至1987年在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1988年在聯合法律事務所、1989年在萬國法律事務所任職,負責涉外業務。金管會主委顧立雄2013年透露,蔡英文曾與朋友合夥開設律師事務所,政大是國立大學,必須遵守教育部規定,這才是蔡去私立東吳任教的原因。蔡去東吳而辭政大,僅待了2年,1993年又返回政大改在國貿系教書。繞了一圈,確實引人疑竇。

誠信,是當總統的最低門檻,民進黨完全執政將近4年,政治上已失誠信,無論是《勞基法》修惡、鐵籠公投,還是《礦業法》修法都失信於人民,若連個人誠信的長城都坍毀,蔡英文將會成為陳水扁之後的另一個失德總統,她必須面對這個危機。

#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