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揭曉,民進黨大獲全勝,台灣政壇又回到4年前民進黨一黨獨大的勢態;2018年偶然掀起的韓流,波濤洶湧一陣,終於還是歸於平靜,往後4年,甚至往後10年、20年,恐怕也再難出現像韓國瑜這樣叱吒風雲於一時的人物,國民黨再想如何的浴火重生,機會恐怕都是非常渺茫了。

政壇如今是由民進黨隻手主導,她的每一步,都攸關於台灣老百姓未來的生計與前途,國民黨該如何改造,至少在4年內已無關大局,所以目前最該關注的,應該是民進黨的下一步。依選前選後網路關注的焦點來說,「罷韓」與《反滲透法》會如何開展、推行,無疑是當下最具討論意義的。

早在韓國瑜以黑馬之姿選上高雄市長未久,「罷韓」的聲浪就已悄悄啟動,而隨著韓國瑜的參選總統,「罷韓」更成為民進黨發動攻勢的有效策略。民進黨始終將高雄市視為禁臠,韓國瑜居然僥倖「竊取」,對民進黨來說,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事,而且以民進黨趕盡殺絕的「狼性」而言,在勝選之餘,想來也不可能不趁勝追擊,斬草除根地將韓國瑜徹底打趴在地,永世翻不了身。這點,從選前吶喊著「光復高雄」及選後網路強烈的呼籲中,是可以推知的。

從可能性來說,「罷韓」約需有57萬票的支持者方能順利達成,這是具有相當大的困難程度的,此所以網路上反韓的社群也大力鼓吹「遷移戶口」。姑不論此舉能否奏效,但攪亂台灣政壇一池清水,造成二度劍拔弩張,既勞民又傷財的內耗,又即將上演,民進黨如果真是個「泱泱大黨」,在勝選後彌縫因選舉而造成的社會對立與撕裂都還來不及,如果執意推動,其得其失,恐怕是應該慎重加以考量的。

韓國瑜在就任未滿1年即「見異思遷」,被民進黨以「落跑」攻擊,在選戰策略上顯然是具有成效的,但如果說韓國瑜在這1年之內全無政績,恐怕就是欲加之罪了。韓國瑜在競選時開列的30多條施政績效,縱使不如其所宣傳般的如此具體踏實,但路已平、登革熱已防堵、觀光業有進展等,亦是有目共睹的。

平心而論,韓國瑜任命李四川、葉匡時、吳芳銘等幹才,也的確未擱下高雄市的施政,民進黨如果純粹出於「討厭」韓國瑜,就必欲「罷韓」,不僅是名不正而言不順,更是民主選舉最負面的示範,日後凡有選舉,敗選的一方,大可依樣畫葫蘆,台灣的政壇將陷入無可緩解的惡性循環之中,這是身為國內最大黨應該慎重思考的。

民進黨硬推《反滲透法》,以大選結果來說,恐中的效應完全如願,大多數的台灣人都對中共有莫名的恐懼,這也是民進黨勝選的重要關鍵之一。但是,無可諱言的,由於《反滲透法》中的條文籠統曖昧,且由執法單位「自由心證」的彈性過大,的確也使得許多與大陸不得不有接觸的人心生恐懼,唯恐動輒得咎,而其間因調查、約談,以及舉證澄清的紛擾程序,更令人忐忑難安。

民進黨堅壁清野,不願與中共牽絲帶葛,固然有其考量,但兩岸無論是經貿、文化、觀光的交流,已是不可能中斷的了,民進黨將中國大陸視同「敵國」,改不了對岸的任何形勢,反而重點在防範台灣人民「可能」與「敵國」通聲氣、作內應,這是對台灣老百姓的不信任,是防內賊的心態。

兩岸關係,將會是民進黨未來4年的最大考驗,究竟民進黨應該如何定位兩岸關係,攸關於全體的台灣百姓,世間絕對沒有將對方視同「敵國」,而容許雙方百姓作交流的例子,既容許百姓作交流,除非確有實證,就不應先以模糊影響的法令,對百姓橫加懷疑與干擾。民進黨應該思考的是,不必將大陸視同「敵國」,而將之視為「競爭的對手」,而讓百姓在兩岸的競逐中,能自由展現台灣的軟硬實力。

《反滲透法》正等待蔡英文簽署同意,這一簽署,極可能就是威權與民主的分野、專制與自由的區別,還望民進黨慎重思考。

民進黨的一小步,不僅攸關民進黨是進步或退步,更代表了台灣民主與自由的進步或退步。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