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5G技術創造大容量、大覆蓋、大連接等普遍應用的前提下,勢必開啟萬物互聯時代,帶動邊緣計算、增強現實等一系列技術的發展。消費者將會發現越來越多的跟生活工作相關的場景,從而改變生活質量及提高工作效率,而不僅僅計較5G費率是否比4G便宜?抑或搭載5G技術的手機或裝置商品何時推出?期待享受5G便利的台灣消費者,應當先看看對岸5G技術的實際發展,重新思索5G能否作為公共財而普及其應用端。

2019年可謂大陸5G的商用元年,消費者終於得以見到5G的廬山真面目,消費者對5G感興趣的不少,但全面認知者卻不多見,總是粗淺地以為5G是移動通訊裝置技術的升級版,應該比4G快上不少。嚴格來說,檢視大陸2019年5G的發展,能夠延伸及應用的層面超越消費者的想像,5G不僅賦能區塊鏈、人工智慧、大數據等技術,更呈現出技術應用的進一步深度融合。例如,大陸5G商用已將高清影片類應用、智能家居應用、車聯網應用等發揮至極致。

大陸是一個資通訊技術後進國發展的代表,在1G、2G時代大陸被迫花大錢買他國的專利技術,到了3G時代才有自主研發技術的意識,大陸經濟成長伴隨著製造能力的提升及消費市場的成熟,4G時代終於產生了具中國特色的移動支付、網絡直播、外賣叫車等新興產業。按通信技術的演進規律,奇數代資通訊技術是有革命性創新的,而後面的偶數代的通訊技術,其實是對上一代技術的優化和完善,沒有完善的5G建設作為支撐,很難繼續延伸出6G技術的開展,日本企業已有作出6G晶片的能耐,但欠缺商用與製造的條件。

大陸政府尤其重視5G基礎建設的投入,除了運營商,市政部門、電力部門、企業也加入了5G基礎建設,更多社會資源的投入減輕了運營商的負擔,大幅增加消費者升級使用5G的誘因。依發改委發布手機市場更替的統計數據來看,大陸人平均每18個月換一部手機,手機更新迭代速度之快,5G商用時代的終端不只是手機,還有更多的可穿戴設備、車聯網模組、物聯網模組將迎來更大的需求。當然,檢視大陸5G商用元年雖說商機不斷,但大陸的芯片製造產業能否為5G提供足夠硬體技術支持,始終受到很大的質疑聲浪。

5G本質是一種連接技術,它不僅連接人和人、人和電腦、人和物、機器和物,甚至是連接各種各樣的應用,使得更多資訊化應用或者解決方案能夠找到應用場景。如何檢視大陸5G技術的底蘊,或許可從專利數量來切入,大陸目前大概占有全球的1/3左右的專利,而華為就占了大陸的1/3強。事實上,華為在5G技術研發的前沿性,意外地引發美中貿易戰及科技戰,華為近來似乎逐漸走出被國際政治封鎖的陰霾。

若將大陸5G商用元年的發展概況作為參照,檢視目前台灣5G競標的設計,已全盤地讓電信業者投標陷入紅海廝殺,尤其熱門頻段3.5GHz標金已經來到了新台幣1253.61億元,僅次於德國5G標金紀錄1420億元,目前高居世界第二。然而,筆者十分憂慮高額的投標金額,勢必使業者提高顧及成本回收,初期迫使消費者高價享用5G,政府以一句尊重市場價格機制作為鸚鵡式回應,讓消費者使用5G被電信業者宰殺,長期來說反而不利5G的推廣。

驀然回首之時,台灣發現5G之技術應用遠被大陸拋在腦後,當初設計高額權利金競標的意義,究竟何在?

(作者為智庫研究人員)

#5G #競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