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五四運動是中華民族歷經三百多年貧窮落後與挨揍後,發出的自強吶喊,那麼,高鐵革命應該是中華民族改革開放與復興後,干雲豪氣的歡呼。

類似電話、汽車的發明與普及,高鐵也是一場改變人們出行、生活習慣、社會文化的革命。有如輕軌與地鐵之於都會城市,高鐵對地大物博人眾的地區越來越重要。經濟發達的西方國家,通常把電話、汽車的普及率(現在還包括行動通訊與寬頻傳輸的普及率)列為衡量一國之先進性的眾多指標之內,但迄今還沒有見到西方數據工具書與媒體,把高鐵的普及率列入其中,這或許是西方還不適應中國的名列前茅吧。

台灣是大中華地區最早有高鐵的,曾經是日本新幹線唯一出口的地方,政府招標起初由德國西門子得標,但不知何故變成新幹線,西門子曾訴諸法院。

不論那家的設備,如今台灣高鐵堪稱全世界所有高鐵中,甚至火車運行中,對殘障乘客照顧得最全面、最貼心的,值得業界稱讚與驕傲。

據報導,大陸曾經開發出一系列以自主開發為主的「中華之星」高鐵,培養了甚多技術研製人員,但在京滬高鐵起建時,卻未能參與投標。京滬高鐵採用的方法,是在自主開發的同時,也引進數家歐日成熟關鍵器件,經吸收消化再創新,並以類似市場換技術方式降低建設成本,經過技術研製人員艱辛的努力,結果近20年來,大陸高鐵研製出許多專利,在許多方面居高鐵技術世界領先地位。

2010年,新華社曾在第一列最高運營時速達到380公里的CRH380下線時,報導CRH380中國擁有百分之百的自主智慧財產權,國產化率為85﹪。自是大陸高鐵百尺竿頭,隨著大陸經濟實力的增強,與高鐵的八縱八橫的不斷延伸,2019年底中國高鐵運營里程達到3.5萬公里,普及量和普及率都遠居世界之冠。

全球第一條智慧化自動駕駛的高速鐵路──京張鐵路已正式投入使用,是第一條採用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的智慧化高速鐵路,而且還使用了先進5G網路,而正在不同進度研製的時速600公里高鐵、更高速度高鐵、及造價經濟的中低速度磁浮懸鐵路等的實現時間,都是西方望塵不及的。

也有批評中國高鐵一百年都很難收回數萬億國家高鐵投資成本的,即便如此,這也是見樹不見林的誤解,其實2014年京滬高鐵運送旅客首次超過1億人次,實現盈利,1月16日京滬高鐵還上市公開發行。雖然總的來說,大陸各地高鐵運營須要配合惠民的較低票價,所以很可能入不敷出虧損,但是高鐵運營給社會帶來的效益價值,遠非公司行號的盈虧帳所能體現。何況高鐵是公共交通的一部分,政府可徵召動員專用(美國亦然),其經濟、國防意義不言而喻。

高鐵不僅有益於經濟工商、進出口、國內外文化觀光等等優勢,更有助於增進國民生活品質和禮貌文明的提升,讓古老而近兩百年來常被忘記的溫、良、恭、儉、讓等中國美德,重新成為國民待人接物的公德和習慣。

(作者為太空工程師)

#高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