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 習近平強調和平統一

讓百姓遠離戰火、安居樂業是負責任的政府與政治家起碼的義務。1980年代前,國共內戰造成兩岸分離,台海籠罩在戰爭陰影中。萬幸的是,蔣經國和鄧小平兩位高瞻遠矚的政治家,先後開創了兩岸華人社會經濟發展的奇蹟,方法非常簡單,就是低調務實、韜光養晦、專注發展。

台灣自民主化、總統直選後,藉強化自我認同爭取選票成為政治正確,台派政治人物甚至不惜挑釁大陸、製造兩岸對立。李登輝因而觸發台海危機,陳水扁任內迫使大陸制定《反分裂國家法》,蔡英文總統的兩岸路線已經從「冷和平」、「冷對抗」向「硬對抗」轉變,未來如何演變令人憂心。4位民選總統中,唯獨馬英九以蔣經國先生為念,建立兩岸和平制度化架構,但馬總統受到最不堪的「賣台」辱罵,苦心經營的「先經後政、先易後難」的論述架構與發展路徑,一夕之間被太陽花的反中民粹吞噬。

民進黨反中牌屢試不爽,此次大選蔡英文更創下817萬票的紀錄,坦白講,對兩岸關係很傷。從此次選後在野黨的檢討來看,「嗆中」成為政治正確,「親中」淪為恥辱惡名,台灣內部未來任何主張兩岸和平合作、融合統一的聲音將逐漸邊緣化、泡沫化,這是多麼令人憂心的一幕!

大陸於1979年《告台灣同胞書》提出的「寄希望於台灣當局,寄希望於台灣同胞」,在之後的《江八點》和《胡六點》中都有所延續。2019年《習五條》首次不再提及「寄希望於台灣當局」,僅保留「寄希望於台灣同胞」的表述,此乃大陸對台方針的重大變化。但是,一旦台獨反中成為台灣「主流民意」,台灣內部主張和平統一的政治力量被打壓排擠,大陸還會「寄希望於台灣同胞」嗎?顯而易見,當大陸不再寄希望於台灣內部力量共同推動和平統一進程時,那就是武統倒數計時的開始。

究竟何為「武統」?這其實是一個各說各話、見仁見智的粗泛概念。畢竟中國人已經告別內戰70年了,世界戰爭形態也發生了巨大變化,無論是軍事迷想像的「搶灘登陸」、「斬首攻擊」或「激烈巷戰」,還是大陸學者拋出的所謂「北平模式」、「南京模式」,很可能離實際情況相距甚遠,其實都是書生氣相當重的紙上談兵。但可以確定的是,一旦兩岸爆發軍事衝突,一定有人流血身亡,大陸經濟一定會嚴重倒退,台灣社會結構一定徹底崩潰,這卻是高喊「不惜一戰」和「放馬過來」的兩岸武統論者避而不談的。

近些年來,《中國時報》和《旺報》頂著台灣內部反中民粹的巨大政治壓力,主張融合發展、和平統一、心靈契合的兩岸關係路線圖。一方面持續提醒台灣社會正視大陸崛起及其制度優勢的現實,呼籲台灣民眾參與到中華民族復興進程之中,反對煽動兩岸敵對情緒;另一方面也多次對大陸喊話,希望對岸客觀認識台灣民主與民意,有效管控內部輿論仇台、武統等極端言論,以同理心對待台灣同胞及其選擇的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

和統與武統不僅僅是手段的不同,也是邏輯和心態的差異。事實上,以目前大陸的國家戰略、綜合實力和國際環境而言,武統看起來只是「短痛」,實際代價卻大到中斷甚至毀滅民族復興的進程。所以,短期內兩岸關係不會真的走到武統這一步。但是,武統背後體現出的征服心態,才是和平統一最大的敵人。這種征服心態也自然在台灣社會產生自發性的反感與反抗心理,進而形成更加嚴重的惡性循環。蔡英文接受BBC訪問時的強硬措辭就體現了這一點。

蔡英文的817萬張選票,代表的是台灣的自我認同,未必都贊成與大陸敵對。針對最新的民意,兩岸有識之士應該產生以下共識:第一,我們與「武統」的距離又近了一步;第二,我們仍然要盡最大努力把兩岸關係拉離戰爭邊緣,「上兵伐謀」才是輿論的使命;第三,兩岸一家親,我們要在尊重彼此價值理念和生活方式的基礎上,共同探索兩岸可長可久的制度性安排,這是我們遠離「武統」戰火的唯一之道。

#武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