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政治發展全球矚目,往往以亞洲民主典範自居,其背後卻不乏中美兩大強權在輿論陣地的爭奪戰。美國國務院、國務卿蓬佩奧祝賀總統蔡英文順利贏得連任,同時讚揚台灣擁有自主、健全的民主制度,也強調台灣是「印太地區的典範,以及世界上一股正向力量」。然而,在這個政治風起雲涌的蕞爾小島,民主進步黨從意識形態操作到農村包圍城市,一路從台獨=台毒的論述泥沼走出直至兩次成功執政,仔細比對,路線鬥爭與統一戰線不乏與中國共產黨心照不宣的雷同。政治明星柯文哲以白色力量崛起,成功將台灣政治導入賓士型的新結構。柯文哲是台灣旗幟鮮明引用毛澤東自勉兼勉人的政治人物。柯文哲向毛澤東學習,有許多實例,像是一日雙塔、爬七星山,都有毛澤東泳渡長江的影子,都是用體能炫耀來展現政治意志力。在大陸被共產黨打到落荒而逃的國民黨,在2020危機存亡之秋,也喊出60歲退出中常委的驚人宣示,希望重拾民心再出發。中共政權在大陸建政70年來,為避免權力過度集中,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時代即立下「集體領導」、「隔代指定接班」潛規則,隨後第三代領導人江澤民又設下「七十歲畫線」與「七上八下」,成為近年推測中共政治傳承的主要根據。種種跡象顯示,台灣的美式民主是表像,政治内裏更多的恐怕是中國共產黨的政治追隨者。這是中美在貿易戰背後更深沉一種霸權之爭,從經貿到意識形態,無孔不入。

民進黨當年進行“黨外”活動時,因為反對國民黨政權,而對打敗國民黨的中共黨史甚有興趣,在“白色恐怖”高壓之下偷偷閱讀毛澤東的著作和中共黨史,他們對毛澤東的各項戰略戰術甚有興趣並予以靈活運用。九十年代,民進黨主席許信良等人仿效毛澤東的“農村包圍城市”戰略,提出“地方包圍中央”策略,亦即先行奪取縣市長等地方政權,以利用行政權與組織優勢,奪取中央政權。果然,在1997年的第十三屆縣市長選舉中,一下奪下十三個縣市,為2000年陳水扁拿下“中央”政權奠定了組織基礎。在踏入21世紀後,“地方包圍中央”的策略再次被運用,在2014年的九合一選舉中,民進黨也是一舉奪下十三個縣市,這也成為2016年贏得總統大選,實現全面執政的重要原因之一。

國民黨懼怕「老人政治」的海嘯席捲必然需要猛藥。但是猛藥有沒有效果也是存疑,可是猛藥不下,一定沒有效果。「老人政治」的悲劇在人類政治史上可以說俯拾皆是。蘇聯瓦解前的喪鐘,「老人政治」便是罪魁禍首,蘇共領導人在兩年之內3次葬禮,蘇聯的「老人政治」,將這個國家送進了墳墓。2004年連宋配競選總統之時,馬英九的市政團隊顧問團,即使身負台北市的輔選大任,依然有頭面認為不斷在內部高喊不屑「老人政治」。普羅大眾有一個共識就是連宋配敗與陳水扁的「兩顆子彈」,但是筆者參與輔選觀察,連宋配從早期的過半支持度打到終場和對手陣營難分軒輊,這裏面必然有以馬英九為首的中生代懼怕「老人政治」讓自己失去機會,難免有「出工不出力」導致氣勢大好到功敗垂成。共產黨對於「老人政治」的提防便是在年齡上劃綫,讓有志於此的老人能夠知所進退,也讓接班的梯隊減少鬥爭,循序漸進,魚貫而入。國民黨敗選後提出報告指出「本黨不受青年選民青睞」是7大敗因之一。國民黨代理主席林榮德拋出震撼彈,預告將要求年齡超過60歲的中常委全面退出中常會。從林榮德的邏輯來看,當然也有擺脫「老人政治」的決心,其中也不乏師法共產黨的制勝之道。任何政策或是策略的成形都需要有完整的配套,民共兩黨對於青年群體的重視程度高於國民黨,既是傳統也是利益結構所致。國民黨從大陸到台灣,傳統的黨內權力結構都是以政治經濟菁英階級和地方鄉紳派系為脈絡,沒有背景的年輕人對國民黨產生天然的社會剝奪感自是必然。傳統的國民黨缺乏換血能力,更缺乏造血能力。

國民兩黨在台灣的政治鬥爭已經進入「看到紅色就要開槍」的境界,選戰時期把中共當成洪水猛獸。一旦選后,國民黨公職勤於交流圖謀和平紅利,而民進黨也一邊大聲仇中抗中,一邊默默賺人民幣。當然中國共產黨有更高的戰略高度,台獨是底線加紅線,沒有大力開刀獨派在大陸賺人民幣的利益。整個共產黨對台決策體系咸認為統戰的最高精神便是「敵人要少少的,朋友要多多的」。有個台灣年輕人到大陸交流問大陸同胞說,你們反台獨怎麼不反台獨在大陸賺人民幣?人家說:「我們幹嘛要去反對台獨人士過來賺人民幣,等我們統一的時候這些台獨可能比你們還要統」。(廈門大學金融學博士研究生)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