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先前稱為「武漢肺炎」)疫情升溫,在政府成立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以及台灣確診第一名病例後,已全面進入備戰狀態。但由於對岸對於疫情消息的封鎖以及未有積極防疫措施,也因為對岸醫療水準不足及防疫觀念的缺漏,許多不論輕重症之病人並未進行檢驗及確定診斷,造成全世界對於病毒本身特性以及疫情掌握受限,資訊不夠完整又無有效藥物治療,進而引起相當程度的恐慌。

就目前已知的資料觀察,新型冠狀病毒不論就引起重症或是死亡的比例,似乎尚不若17年前的SARS以及2012年在中東爆發的MERS,但其傳染力據推測仍強,且有在人群之間傳播的可能,因而使防疫工作更加困難。

由於過去台灣在SARS防疫的經驗,當時對於SARS可說是完全未知的情形下所做的防疫措施,難免引發更多的恐慌,尤其是和平醫院突然封院以及強制隔離措施所造成的爭議,更促成了大法官釋字第690號對於防疫措施不違憲的解釋。但依據該解釋的意旨,政府對於新興傳染病的防疫經驗也已有前例可供參考,應該盡早擬定具體明確的防疫策略及程序並公布周知,以避免社會對於疾病的恐慌,也能使民眾對於隨疫情上升而可能受限的個人權利有所準備。

再者,經過了17年,目前科技的進步已與當時SARS所處的時空環境完全不同。傳統的檢疫、防疫主要是靠機場量測體溫,以及醫療機構的詢問旅遊史並通報來進行。然而適逢流感流行季節,新型傳染病的症狀與其他呼吸道傳染病相似,除受感染者在入境時不見得有發燒症狀外,目前發病者亦不僅限來自於武漢,第一時間的診斷上可能出現困難。

而基層醫療院所遇有相關旅遊史因無相關檢測設備而建議轉診時,轉診的過程也無任何作業流程可供依循,也可能因受感染者未直接前往醫院而影響他人。以目前醫療資訊系統的普遍使用,若能透過入境以及健保資訊系統的勾稽比對,對於高危險地區旅客返台後短時間內因呼吸道疾病就診提供警示以及追蹤,可在醫師看診時給予提醒,政府也可介入追蹤,使防疫更有效率。

另外,對於醫療人員最大的壓力來自於,許多民眾對於醫療過程應負據實陳述病史的法律與倫理義務的觀念缺乏,甚至刻意隱瞞相關旅遊史或接觸史,此一情形本已長期存在於目前的診療過程中。除使得醫療人員暴露於第一線風險外,醫療人員更可能因病人的不配合造成未能即時通報而遭受處罰。

事實上,經過17年前的經驗,民眾的知識水準已提高,對於感染的防護觀念及自主管理觀念也比之前好。發現疑似個案的關鍵在於詳細的病史取得,如同台灣目前第一位確診病例,據報導係由患者自行主動告知症狀而可自機場便開始隔離;但若病人並不自知,甚至故意躲避相關檢疫措施,此將為最難掌控的漏洞。

因此,政府應提供疾病相關的明確資訊,並對於民眾宣導共同負起防疫責任的觀念,讓民眾充分認知防疫不僅是政府以及醫療體系的責任,任何人都是防疫體系的一員,使民眾積極配合,全民一起做好防疫工作,面對這次的挑戰。

(作者為國立台北醫學大學醫療暨生物科技法律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

#防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