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教學點對大陸內地領導幹部講貿易戰和宏觀經濟的培訓課,老師才講了十幾分鐘,說老美在歷史上對中國還是有幫助的,學員的領隊就拂袖而去,緊隨著好些學員跟著走了,只剩下老師站在講台說「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這是日常教學扯上「政治正確」的表現,不僅於此,其他很多事情只要黏上政治正確的邊,事實和邏輯都將不復存在。但千萬不要以為它只是中國的特色,其他國家也有不同形式的存在,所以人類非常需要保持與政治正確適當的距離。

那個負責人態度肯定是不妥的,沒有聽上幾句,還不知道老師講課的主要內容和基本觀點,憑什麼就拂袖而去。但是,在社會以反美為政治正確時,這種不合理就變成了理性的選擇。因為聽任老師對老美的認可而無動於衷,則有政治不正確之嫌。作為領隊,回去可能被上司批評,影響自己的進步。與其陷入這樣的被動,不如現在退出教室。其他學員看到領隊如此做派,他們也只能隨之退出教室。因為繼續坐在那裡,不僅可能面對與領隊相同的尷尬,還要承受認真聽說的勞神苦形。反過來,退出教室則可表現與領隊在政治上的高度的一致,不僅增加未來提拔的可能,更有回房間睡覺或者外出遊玩的瀟灑。可見,只要扯上政治正確,不僅攪黃了原本不錯的培訓課程,而且將並不高尚,甚至有些陰暗的動機包裝得冠冕堂皇。

同樣的政治正確荒謬也表現在對歐洲難民的態度上,難民的湧入惡化了治安,激化了社會矛盾,嚴峻了就業形勢。如果這些問題不能得到妥善的解決,為了本國人民的安全和福祉,就不能讓難民輕易地進入。可一旦扯上了政治正確,難民也有做人的基本權利,歐洲不能僅僅為自己的安全和福祉剝奪難民的基本權利,於是理性思考被扔在一邊。少數人是堅信政治正確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大多數人則是不敢用理性分析來挑戰政治正確。於是面目不清、內涵不明、邊界模糊的政治正確就裹挾了許多不明就裡的民眾,使得有識之士鉗口不言,結果歐洲國家極端的治安個案頻發,歐洲淪陷的驚呼不絕於報端。

川普的做法和說法都另有一功,他不管政治正確的叫囂,而是直接阻截難民,理由是解決難民問題的最好方式不是接納和收容,而是幫助他們回去推翻製造難民的專制政權。川普的高明不在於他解決難民問題有多麼的出色,而在於他擺脫政治正確的束縛,堅持利弊的理性權衡。如果政治正確的內涵明確,邊界清晰,那麼遵循它,不管代價多大,倒也認了。問題是很多情況下,誰也搞不清楚它是怎麼回事,政治正確就成了刪除鍵,一碰所有的智商都可能被格式化;它也變成電門開關,一碰就劈啪炸響;它更像是鬼祟的巫蠱,誰信它,就把誰折騰得沒方向。而像川普那樣不理它,一腳猛踩過去,它也就吵嚷一陣,接下來沒脾氣了。

順著川普的套路,為那位聽課的領隊計,她應該只認事實和邏輯,如果老師講得符合這兩條,她就大可不必顧忌政治正確與否。反之,則持保留態度,但也決不讓老師難堪,畢竟尊師重道是做人最基本的原則。所以她應該認真從頭聽到尾,即便回單位面對什麼壓力,她也可事先準備好為自己開脫的說辭:不聽完怎麼知道有問題,聽完居然沒有發現有問題。為講課老師計,雖然他講的內容沒有差錯,但沒有差錯不等於有藝術,如果他能充分考慮有關的政治正確氛圍的約束,就應該講十幾分鐘只認事實和邏輯的學習態度,只要受眾接受理性思考這個前提,則面目模糊的政治正確就無以作祟,老師也不會有面對學員離去的尷尬。

為社會管理者計,「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孫中山語),只有受過專門訓練的人才能判斷政治正確與否,聽任普通民眾用他們搞不清楚的概念來判斷是非對錯,就像醫生按照路人的聒噪來開刀一樣,其結果一定謬種流傳,是非蜂起。所以管理者要盡可能把「政治正確」淡出尋常百姓的認知之外,讓他們回歸日常工作與生活的理性思考。

(作者為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

#政治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