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讀者新春愉快!去年春節,筆者在專欄談〈團圓飯談生死預立醫療決定,你做了嗎?〉。今年過年接在1月11日總統和立委大選後,選前對兩岸的激辯似乎也延伸到家裡。或許不妨趁過年和樂氣氛,不同世代的長輩與年輕人,可以理性、心平氣和聊聊這件攸關未來的大事。筆者願先拋磚引玉,分享自己的想法。

兩岸對筆者而言,既有國族歷史情懷也有現實一面。筆者生於昆明,民國38年身為軍人的父親帶著母親、兄姊和5歲的筆者隨政府「轉進台灣」。但同年10月父親又「奉命」經香港輾轉回四川戰區繼續「剿匪」,不幸陣亡,享年38歲。爾後直到1991年,筆者以海基會首任祕書長身分受政府委託率團訪問北京,才又再度踏上大陸,至今近30年,可說見證了兩岸開放探親後民間互動的起伏與深化。

當年,陸方國台辦主任王兆國、唐樹備提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筆者回以「一個中國沒有問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就像大陸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和大陸加在一起,才是一個中國」;當國務院副總理吳學謙提出「一國兩制」時,筆者則答以「一國良制」或是較好的選擇。筆者對兩岸有兩點刻骨銘心的立場:一、堅決反對戰爭,主張和平發展;二、統一是好選項,但統一在何種方式與制度下,需要兩岸積極對話,尋求最大公約數。

與筆者不同,台灣年輕一輩出生和平年代,故只在書本上讀過戰爭的歷史,他們雖對大陸略有認識,但多未踏上過對岸土地,更不要說「了解」大陸。筆者常聽年輕朋友以「天然獨」描述自身認同,他們對台灣的自由民主法治感到驕傲,對大陸政府印象則多是一黨專政治理、人權保障不足、香港反送中運動等。因此,筆者理解年輕朋友在國家與歷史認同上,很難把「統一」當一回事,以及反對「一國」等涉及統一的兩岸論述理由。

但即便有不同,筆者認為世代間應能在兩岸議題上找到「共通點」。首先,和平最重要,而自由民主法治是共同價值;其次,兩岸的未來不能只建立於情感面也要兼顧現實面,故無論支持何種主張,皆應積極認識大陸當局的看法與國際的情勢。在筆者看來,我們要認清以下幾點現實:一、北京當前立場始終堅決反對台獨且不惜動武;二、兩岸地緣政治位置無法改變,硬實力落差70年來已是天壤之別;三、台灣無法期待外國援助,如:美國沒有承諾也沒有能力以武力支持台獨,美中在台海軍事力量更已向中共傾斜。基此,筆者認為台獨可能性低風險大,而「良制一國」(兩岸於良制出現前維持現狀的「有條件統一論」)是較務實的選項。

選後,蔡英文接受BBC專訪時提及「我們不需要宣布自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因為我們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賴清德更聲稱1911年的中華民國已不存在。但蔡總統與賴準副總統心中的「國家」若非1912年創立的「中華民國」,那是1949年遷台後的「中華民國在台灣」、還是1987年解嚴並歷經3次政黨輪替後,不包含大陸的「中華民國台灣」?在這點未說清楚前,筆者相信,只有大陸與台灣加在一起的「中國」,才是符合兩岸民意、維繫兩岸和平的最大公約數。

當然,兩岸若要實現統一,大陸的法治、人權條件須大幅度進步,亦即,實現「良制」。筆者理解大陸需要維持社會穩定、解決民生問題,故冒進採取民主憲政體制有其困難。但香港反送中事件已凸顯一黨專政下一國兩制缺乏問責與無法解決重大政治爭議的缺點,故縱使短期能以兩制畫分制度歧異,終須面對不同制度衝突的結果。「良制一國」作法可使兩岸擱置主權爭議,彼此專心於制度競爭,增加雙方交流與互信。

筆者支持兩岸統一,但必須說清楚,我不贊同北京所稱的「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就像我也不會說「大陸是中華民國一部分」。早年兩岸統一或許是「有你無我」的競爭,但當前兩岸各自有穩定政府與發展,統一的概念應轉變為「有你有我」的命運共同體。

對筆者而言,兩岸論述是動態而非固定不變,只要符合人民福祉,皆應經得起思辯。現在,或許是時候開啟兩岸關係的世代對話了。

(作者為海基會首任祕書長)

#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