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火力發電廠新增燃氣機組案,在環保署環評大會引發中央與地方激烈攻防,台中市政府只願意接受「汰舊換新」,即新增天然氣機組可以,相對的一定要淘汰舊的4部燃煤機組,中央則要把舊機組留下作為備用選項。最後地方不敵中央,但坦白說,爭議過程市府始終站在理字上,中央各種說詞卻矛盾百出,問題根源都在錯誤的能源政策。

對苦於空汙的中部民眾與台中市府而言,空汙已成為重要政治議題,當然不能接受中火新增燃氣機組。中火有10部燃煤機組,裝置容量已是全球第2大的煤電廠,再增加燃氣機組,成為全球最大發電廠,中部民眾對這個全球第一的「光彩」可不願接受。不論官方如何強調天然氣發電乾淨,但氣電終究還是火電,只是汙染與排放比煤電低,對已難忍受空汙的民眾而言,當然不能接受。

中央的規畫與要求是保留煤電機組作為備用,而且強調非萬不得已不會使用;不過,既然要保留當備用,顯然就是中央認為有需要、也有可能派上用場,地方民眾與政府當然不允,要絕了中央的這個指望。

外界可以指責中市府不識大體、不利穩定的供電、拿中火當箭靶是怠惰或政治攻防等等,但這件事情上,當然是中央理虧、蔡政府必須負責,因為錯誤的能源政策已經讓中央說詞矛盾百出。

例如,蔡政府一直宣傳說全面廢核也不會缺電,政府正全力推動綠電;但實際情況是蔡政府在全台各地都一直在增加火電機組,已經是全球第2大煤電廠的中火,被迫再加氣電機組;全球最大的天然氣電廠大潭電廠,也要擴充增加機組。

當外界提出應保留核電的看法時,蔡政府的回應是:核電占的比重只有10%多,廢核不影響供電穩定;但中市府要求中火4號煤電機組除役時,卻大喊會影響供電穩定,實際上核一到核三的裝置容量超過500萬瓩,如加上核四更達770萬瓩,遠遠高於中火一個煤電機組的55萬瓩。蔡政府把可占全台供電比重達2成的核電視如無物廢除,卻把只占1、2個百分點的一個煤電機組當成珍寶,豈不謬哉?

究其根源是蔡政府堅持意識形態治國的「廢核神主牌」。蔡政府一直說推動綠電是全球趨勢,因此不惜重金的推綠電。但各國推綠電是用來取代火電──特別是煤電而不是取代核電,除了考慮到火電帶來的空汙外,更重要的是火電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在全球齊心因應全球暖化、氣候變遷時,已成為不可承受之重。

我們可以看到最重視環保的歐洲國家紛紛把停止燃煤發電當做減碳的主要目標,英、加、紐、澳等全球30多個國家組成「脫煤者聯盟」要讓煤電歸零;例如英國在2012年時,煤電占比仍有42%,但8年不到,英國的煤電比重降到5%,而且以2025年煤電歸零為目標。

同樣宣布要投資超過台幣1.4兆元讓煤電歸零的德國,已被視為減碳的失敗國家,德國是全球綠電大國,堅持廢核,綠電並非取代火電,不但電價大漲,而且煤電難減,碳總體排放量不減反增,無論總體或平均排放量,都遠高於核電占7成的鄰居法國,法國總統馬克洪就公開指責德國堅持廢核,雖然推展綠能有成,卻仍惡化碳足跡。英國能夠成功減煤,甚至創造連續多日不用煤電的紀錄,除推動綠電外,同時保留核電,甚至新增加核電廠。

蔡政府確實是宣傳高手,蓄意把那些保留核電的聲音,打成無視世界潮流、反對綠電的反動者;但事實上,沒有人是反綠電、反再生能源,他們反對的是以高價又不顧風險的方式推動綠電,更反對的是用綠電取代核電,而非用以取代煤電的錯誤。

今日是台中市府與中央對抗,但中央要在桃園增加多組天然氣機組,就是仗著桃園是綠營執政,尚未出現明顯抗爭,不過地方對火電的抗議、杯葛、阻擋遲早會發生。蔡英文已順利連任,應該可回歸專業、不必受「神主牌」拘束,並以廢煤為優先,才能拿掉廢核的意識形態,為能源政策找出正確的出口。

#煤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