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70多歲,人稱水牛伯的游錫堃,竟然和年輕帥氣的吳怡農一樣地潮,才宣誓就任院長,馬上就提出要推動「世代共贏」,而共贏的方法是「透過立法權來研議下降參政年齡」。我是一個愛胡思亂想且嘗試探索漂亮話語背後意涵的人,所以當游錫堃這樣說的時候,我選擇「跳過」,不直接反應,因為我覺得應該把整個脈絡釐清,不然很難理解下降參政年齡和世代共贏有什麼關係?立法權又怎樣能夠下降參政年齡?

水牛伯其實還講了兩個願景,一是優化國會功能,一是深化民主同盟。前者沒詳細說,不知道內容是什麼,但優化國會功能,健全體制,確實是個方向,也許是國會自律等期許,總之,立法院可以自己做到;後者明白指出是國會外交,更是立法院本身的事。換言之,游錫堃的三個願景裡面,有兩個是立法權本身就能做到的,不考慮實務上是否能夠政黨和解,但夢想務實程度2/3已經有了。所以,我有點被說服,我告訴自己,稍微放下一點對政客的戒心,嘗試從善意的角度來看待水牛伯的「用降低參政年齡來推動世代共贏」。

既然如此,我們先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什麼要有參政年齡的限制?以投票年齡來說,如果普遍我們都同意要有投票年齡限制,是因為在特定年齡以下的人,被我們認為是不具備有自主決定行為能力者,那投票年齡是否下降,才該進一步聚焦於到底是20歲、18歲,還是16歲, 或者其他可愛的數字,譬如李宗盛的17歲女生?

不過無論如何,一旦這個年齡線畫出,總是有人能夠舉例說出,我們有30歲的媽寶,也會有人說我們有12歲獨力養家的早熟孩子,這些就變成是特例。如果要這樣舉例,那是無窮無盡的。因此,說到底,投票年齡限制和考駕照、民法成年、刑法成年等等限制都一樣,他就只是在畫一條基準線,而這條基準線的認定,在於社會大眾普遍對於「幾歲以上的人才具備有自主決定行為能力」的共識。

台灣現行制度的問題在於有多重認定標準,刑法和考駕照是18歲,民法和投票是20,可以結婚的年齡是16歲。這些都可以言之成理,只是紊亂的成年標準,提供各持己見者子彈去攻訐意見不同者,而淪於自說自話。也許,考慮統一標準,全部都16歲、18歲,或是20歲,去畫那條線。

所以參政年齡這件事情,其實只是一個認定標準,那為什麼和世代共贏扯上關係?顯然地,游錫堃思維脈絡裡,是「現在沒有投票權的人」和「現在有投票權的人」兩個群體之間,有輸贏勝負的衝突,所以才需要透過降低參政年齡的方式,來讓「現在沒有投票權的人」變成「現在可以有投票權的人」,藉此化解衝突,共同決定。

聽起來不錯,但水牛伯可能太樂觀了。不談需要修憲的困難,單單是這次選舉的世代撕裂,可是「比較年輕的有投票權人」和「比較年長的有投票權人」之間的輸贏。這東西沒有誰對誰錯,立場角度不同而已。會撕裂,主要在於彼此都沒有好好說話,沒有從對方角度來看問題,然後咒罵,恣意侮辱對方群體所造成的,其實和幾歲可以投票一點關係都沒有啊!

所以水牛伯,也許您可以嘗試換個方法來推動世代共贏,就從好好說話開始,而不需要用修憲降低參政年齡的方式。因為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開,什麼怪物都會出來,反而弄巧成拙啊!

(作者為淡江大學教授兼全球發展學院院長)

#年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