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進城,大樓櫃台一名熟識的年輕女孩問道:「妳有遭到異樣眼光嗎?」我楞了一下,看著這個在英國出生成長的越南人,她苦笑說:「現在大家看到像我們這種亞洲面孔都認為是中國人。」

她說的「現在」指的是武漢爆發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正快速蔓延全球的時刻。迄至目前,在歐洲,法國、德國、英國、義大利、西班牙和芬蘭都已出現確診病例─西歐、南歐和北歐都已淪陷。英國為此召開跨部會緊急會議,從中國撤僑,調回駐中國使館人員,英國本土對武漢肺炎的警戒也連升兩級,從「極低」到「極可能」,加速緊繃。

武漢肺炎從中國農曆春節開始到現在一直占據歐洲國家媒體頭條版面。隨著疫情擴大,一股因為武漢肺炎牽引出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偏執恐中症」似乎也正在歐洲蔓延。丹麥漫畫把中共的五星旗變成五毒旗;德國《明鏡周刊》最新一期封面指稱冠狀病毒─中國製造;英國《經濟學人》最新一期的封面則是地球儀上戴了一幅中共五星旗的大口罩。

放諸市井生活,那個倫敦越南女孩因為長相被誤為中國人而遭到異樣眼光的經驗,在武漢肺炎全球蔓延以來確實越來越普遍。一位台灣朋友上周搭倫敦地鐵時,一位女士看到他立即用圍巾捂住自己的嘴巴和鼻子,另一位帶著小孩的乘客則起身換到車廂另一端,讓他覺得很無奈;英國餐廳和旅館尚未傳出拒收中國人的事件,但人們有意識避開與華人接觸,包括避開到中餐廳和中國人聚集的地方;部分寄宿學校要求春節回中國的學生暫時不要返校。一位陪讀媽媽告訴我,孩子在學校受到欺侮,同學要她女兒「滾回中國去!」

對武漢肺炎的擔憂和憤怒,掀起了一股歧視和排擠中國人的氛圍,讓人偏執妄想、籠統懷疑所有黃色面孔的人都是「病毒」─這真是中國崛起在21世紀初面臨最大悲哀。

病毒原本無國界,這個世代也無人膽敢再提「黃禍」。歐盟針對武漢新冠病毒啟動了歐洲民事保護機制,並對中國提供了12噸疫情防控急需品,英、德公衛專家也疾呼,因為疫情,歧視中國人並無意義,但這些仍無法阻止人們對中國和中國人的恐懼和偏見,為什麼?

回顧近20年來全球重大疫情─非典型肺炎、伊波拉病毒、2019新冠狀病毒,其中伊波拉源自非洲外,非典和2019新冠病毒都出自中國。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從中國南方傳出,2019新冠病毒爆發於中國武漢,難道是巧合嗎?

與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疫情爆發時相較,2019年武漢肺炎下的中國在國際社會定位已大不同。過去16年,中國成為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被視為是崛起大國。中國公民到海外旅行、工作和讀書,以及移民的比例也以前所未有的幅度和速度成長─在英國每5名國際學生中,就有1名來自中國。此一客觀環境的變化,也造成了2019年武漢肺炎比2003年非典疫情可能更難全球防控,更令人憂心的主因。

中國與全球接軌,中國人更有機會走到世界各個角落。武漢肺炎引發的歧視恐中現象,從醫療公衛角度觀看,是不道德且不可被接受的;但從人性和治理層面切入,中國確有需要深切思考的地方。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