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武漢肺炎,打亂了所有人的生活步調。雖然它在本質上相當類似SARS,但有很多相異之處。

武漢肺炎的輕症比率高於SARS,初期症狀與一般感冒無法區分。因為病毒主要攻擊下呼吸道,所以流鼻水、咽喉痛等上呼吸道症狀出現的比率較低,發燒、咳嗽、全身酸痛的症狀則極為常見。發病後數天,如果出現肺炎併發症的話,可能有呼吸困難、呼吸急促、運動功能受限的心肺功能受損症狀。所以一開始症狀輕微也不可掉以輕心,自覺呼吸困難時更須緊急就醫。

引起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已經可以有效人傳人。確定病例的致死率在2%到4%之間,這比SARS的10%死亡率要低。但因為有許多輕症與少數無症狀帶原者也可以傳染他人,使得疫情難以有效控制。SARS病患的重症比率極高,病患容易被辨識並加以隔離,所以反而比較容易被控制住。

新型冠狀病毒主要傳播途徑是飛沫與接觸傳染,雖然糞便中可以分離出病毒,但在使用自來水與沖水馬桶的現況下,糞口傳染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一般外科口罩可以有效防護飛沫傳染,N95口罩只適用於直接面對病患的醫護與防疫人員。勤洗手、注意個人衛生習慣是防止接觸傳染的有效方法,噴灑酒精等揮發性消毒液可以有效殺滅病毒。但沾染到分泌物等汙染時,則需要濕洗手。

目前湖北、廣東、溫州等地都有社區感染現象,意思是並未接觸疑似病患也沒有流行地區旅遊史,卻出現追查不到明顯傳染源的病患。該地輕症與無症狀帶原者可以到處趴趴走,造訪旅客全有感染風險,所以政府特別針對來自該區旅客加強檢驗與隔離。來自大陸其他地區者,也都有追蹤與控管機制。加上台灣醫療機構全體動員隔離診治高風險病患,台灣已經用盡洪荒之力全力圍堵病毒於境外。

台灣防疫最大的隱憂不在於醫藥衛生單位的努力,而在於民眾的配合。隱匿旅遊史、自主管理卻到處逛、聲明書填假資料,都是破壞防疫的極大威脅。被處以罰款事小,這種行為一旦釀成事端,甚至將在台灣防疫史上永遠留下汙名,不可不慎。

台灣目前還能成功地阻擋病毒於境外,沒有旅遊史與接觸史的民眾並無感染之虞。在這種沒有社區感染的現況下,只有高風險者才需要配戴口罩,包括醫護與防疫人員、經常接觸旅客的航空業與服務業人員等。

可以體會部分民眾自保之心,颱風到了搶蔬菜、衛生紙可能漲價搶衛生紙,現在則瘋搶口罩。蔬菜缺貨、衛生紙缺貨,其中必有過度囤積現象。許多民眾應該都有這種經驗,後來蔬菜吃不完,衛生紙則用個幾年還用不完。我們必須珍惜包括口罩在內的防疫資源,只買夠用的數量即可。在政府有效阻擋社區感染於境外的現在,並不需要人人戴口罩。搶買口罩保安心,會導致真正需要者無法獲得防護的防疫漏洞。

疫情爆發到現在,大陸病例數逐日攀升的現象顯示疫情並沒有被有效控制住。被政府列為一級與二級流行的大陸地區,絕對不應前往。如果沒有絕對必要,所有民眾也都應避免去大陸其他地區。

疫苗的研發可能需要半年到一年以上,目前則有一些可能可以抑制新型冠狀病毒藥物正進行試驗。台灣目前的第一要務是阻止或延緩社區感染的發生,爭取時間等待疫苗與藥物的研發。一旦發生社區感染,台灣將蒙受鉅大的健康與經濟損失,所有民眾都將是受害者。嚴密的防疫網,不能只仰賴醫療機構與政府的努力,更需要全體民眾的配合。

(作者為台大兒童醫院主治醫師、台灣兒童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

#武漢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