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肺疫情「吹哨人」 34歲武漢醫李文亮逝

「我們憤怒於你的預警被當成謠言,我們傷慟於你的死亡竟不是謠言。」武漢肺炎吹哨者李文亮醫生不敵肺炎病毒過世了。弔唁者哀呼:「現在,因為不信你的哨聲,你的國家停了擺,你的心臟停了跳……還要怎樣慘重的代價,才能讓你和你們的哨聲嘹亮,洞澈東方。」

李文亮是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去年12月30日,他在大陸微信群中向好友警告,醫院接到了7個類似SARS的病例,要小心提防,結果被武漢公安盯上。最後,他和另外7個發了類似訊息的醫生被指造謠,簽下了「訓誡書」,中央電視台還專門作了造謠者獲罪的報導。

事實證明新型肺炎雖非SARS,但李醫師發布的內容並非完全捏造。如果政府和公眾當時聽信這個「謠言」,並基於對SARS的恐慌而佩戴口罩、嚴格消毒、不去野生動物市場、暫停群聚活動等措施,則武漢肺炎何以會肆虐全球?將事實當謠言懲治,錯過黃金時間,直到3個星期之後,武漢肺炎全面爆發,不得不將武漢封城,再來湖北封省,全世界也封鎖中國。逾3萬人感染,600多人去世,數字不斷上升,全中國陷於恐慌和停頓。

在一個「維穩壓倒一切」的政治體系中,官僚體系對於災害掌握機先的熱衷遠不及於維持局面穩定,所以抑制吹哨者的行徑一再重演。2003年SARS時的吹哨者蔣彥永醫生,突破重重阻攔,告訴西方記者中國非典的嚴峻情況。當時,他不忍政府要掩蓋真相,雖明知「自揭家醜」於己不利,還是見義勇為,而為後來中央強力抗煞立了大功。

李文亮醫生繼踵其後,把知悉的危險告訴群友,個人招來禍害也就罷了,遺憾的是政府體系反應遲鈍,延誤抗災時機。「社會主義的鐵拳」揮錯方向,其後雖然揮正,而且夠力,但一切都太晚了;面對失控的疫情,只有使出更大力、揮動更久,才能控制災情。

在一個言論自由充分的社會,從自媒體、社群媒體到傳統媒體,訊息源源不絕流出,無論是政府還是民眾,可以時時知悉生活環境中發生的一切,可以從自由傳播的訊息掌握動態,了解民情,因此可以採取行動應對環境的變化。但在一個信息流通不順暢的體系中,政府和民間對於環境情狀的變化經常不能耳聰目明,致使某類的對應行動遲緩魯鈍,對於民情與民意的回應流於偏誤。從SARS到武漢肺炎,都是在管治「謠言」傳播、掩蓋有損顏面的真相以及避免遭受問責的官僚主義作祟之下而不作為,以致於耽誤了災變的搶救時機。

中國大陸一直存在「政府的手能伸多長」以及「伸向何方」的問題,經過兩次流行病毒因真相揭露遲緩而使災情擴大的痛苦教訓,大陸官方應該明瞭訊息揭露與流通不即時、不順暢,就如同一個社會偵測環境變化與外力入侵的雷達不靈,應變的速度和能力必將深受制約,而使體系無法靈機應變,即時採取有效行動克制內生或外來的危害因子。

一個高度管治訊息流通的社會才會有隱瞞疫情的空間。更嚴重的問題在於這樣的社會不僅有「資訊短缺」的弊病,也常出現製造「反資訊」(disinformation)的官僚主義行為,目的在於發布一組訊息攻擊另一組資訊,而讓真實的訊息沒法被民眾認定為「事實」,以致於不僅出現資訊需求大於供應的資訊短缺現象,更使政府散播的虛假訊息掩蓋吹哨者提供的真實訊息。

這次武漢市政府以及法院對於李文亮醫師的處分理由,就是官方以偽訊息的「反資訊」對真實訊息造成反淘汰效應的案例,照映出政府絕對不應成為訊息真偽的判斷者和懲治者的根本緣由。李文亮的悲劇就是實言被當謠言,假訊息凌駕真訊息,上演一場活生生的體制殺人。

台灣常看不起大陸的體制,認為台灣民主、大陸威權,但民進黨政府近年來汲汲營營於立新法、修舊法管制新聞,甚至惡用《社會秩序維護法》懲治「造謠者」,企圖樹立訊息真假的認定權。蘇貞昌院長對於口罩供應問題一再發布的消息,事後證明多非事實,不只是假消息,有的甚至壓制民間提供的正確訊息,堪稱「反資訊」。

實言被當謠言處理,政府發布的假消息否定了民間的真訊息,武漢市政府及大陸國家衛健委已為此使世界付出慘痛代價,兩岸應以此為鑑。

#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