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新冠肺炎嚴不嚴重?這答案目前是不確定的;畢竟根據官方統計,全球除中國大陸外,目前的死亡人口僅為4人;算入大陸區域內的死亡人口,則驟增至913人。

這聽起來很多,但媒體似乎忽略不談的,是來自太平洋另一岸一個類大屠殺的疫情,就是美國的流感。自去年10月以來,美已有超過1900萬人得此病,有18萬人必須住院治療,約有1萬人喪生,且疫情還在上升中。兩相對照,哪個疫情嚴重、哪個被系統性忽視,就昭然若揭了。更遑論每小時死一人的毒品。

況且,根據大陸官方統計,新冠肺炎的死亡率與確診率,有穩定下滑趨勢;換言之,透過封城等措施,這個不知名的新疾病,似乎已暫時受控。當然,中共媒體報的數據不能盡信。

但第四權乃至政府部門,卻以極荒謬的方式,渲染這疫情嚴重性。甚至悄悄的剝奪人民的隱私、遷徙與物資權。先是實名制的口罩管制,到隔離潛在病患、電子監控設備,連放寬健保資料的勾當都已實施,這在承平時期,可謂侵犯人權的罪行。

然只要有個「危機」當藉口,就可堂而皇之塞給人民。媒體也推波助瀾,明明正常人毋需戴口罩,卻硬是播報政客全副武裝的模樣,還把疫區的末日景象,配上誇大旁白,令人甘願犧牲半天時間排隊領口罩。

同時間,美國生技藥廠吉利德就在肺炎全面爆發不出一週後,宣布有解方。大陸政府也表示治療愛滋病的藥物,對這次的新冠肺炎有效,導致兩岸參與愛滋藥物的生技業者如蔡總統所創設的中裕(舊稱宇昌)股價飆漲、前景看好。

這就來到一個耐人尋味的想像,且極罕見媒體討論的是,這次的新冠狀病毒,到底是打哪來的?據官方說法,此為大陸人好吃野味與蝙蝠所致。但問題是,中國人愛吃野味有幾千年之久,為何偏偏在2020年孕育出這疾病?

更何況,土人就是從吃野味演化成現代人種,因此這說詞似乎牽強。另一說法,就被印度理工學院德里分校的研究人員提出,他們宣稱此疾很有可能是人為從愛滋病毒萃取的「生化武器」,並在論文結論部分強調「這(病毒)在自然界不太可能是偶然」。

當然,如此駭人聽聞的說法,馬上被主流媒體與科學家打壓,並強迫原論文下架。本人非生化專家,但有如此洞見的研究,是否該被更多學者延伸,乃至更多媒體討論?倘若此乃人為的生化戰或基因戰,對應的策略就非目前的荒唐作法了。

吾人該問的是,為何新冠肺炎爆發後,就立即有解藥問世?部份解方還是一度懷疑為愛滋生化武器的相關生技業者。坊間常說,軟體公司經常左手丟病毒,右手再丟解方,最後套利全世界,是否在實體病毒上,也可見端倪?

當然,這全是臆測,但總比「果子狸與蝙蝠」等官方臆測更容易理解,因為就連他們也無法提供確切答案。最重要的是,在真相尚未釐清前,老百姓該做的是,緊盯統治階級正玩啥把戲。吾人該問,當疫情過後,我們是更有力量,還是權利盡失?

至少在隱私、遷徙與物資權上,人民是節節敗退,目前全台的死亡人口則是:零!我有預感,某些懂內情的人,目前已賺翻了。當然,沒證據前,還是不要亂猜,但料敵該從寬,至少媒體該討論的光譜,該更廣且有說服力些,而非擾亂民心。因為迄今最大的謠言生產地不排除為政府與媒體。

(作者王大師為專欄作家)

文章來源:本文同步刊載於「觀策站」:https://www.viewpointtaiwan.com
#媒體 #新冠肺炎 #疫情 #一個 #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