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最近被新型冠狀病毒籠罩,教人愁雲慘霧,可這個世界除了病毒肆虐外,還有著形形色色、人們視而不見的東西。

《寄生上流》這部電影之所以在本月9日拿下包括最佳影片在內的奧斯卡4大獎項,是它匠心而普世性地描繪出那樣一個準莎士比亞悲劇,而恰恰正在當今世界引爆的寫實,讓人無從迴避。那史詩不只身陷首爾的地窖,洛杉磯和舊金山市中心的貧民帳篷區已經蔓延如爬藤,讓人怵目驚心,而州郡市三級政府和議員一概選擇呼嘯而過,簡直完全教人看不懂。

美國職業籃球退役名將柯比‧布萊恩特1月26日在洛杉磯因直升機墜毀而不幸喪生,根據調查,柯比搭乘的直升機那天突然遭遇到白茫茫的成片雲霧,在爬升到雲頂的過程中,其實僅只差12秒的時間和100英尺的高度,便可以完全脫險,可駕駛員顯然「迷空」、「視而不見」,在慌亂中誤俯衝為升空,導致慘劇。

NBA的另一個重大消息,是前主席大衛‧斯特恩在1月1日過世。斯特恩主政NBA從1984到2014年長達30年,他開創性地奠定了NBA的未來。他精明幹練且深具遠見,著眼於公平、透明、有效的遊戲規則締造、舞台和平台搭建以及全球市場的打造。他執行力超強,沒有斯特恩,便沒有NBA的今天。柯比的籃球成就席捲世界,多要歸功於斯特恩同一時期用一個個計畫、規則和合約,無私搭建完成的舞台。而斯特恩是誰?不過是一位律師兼商人,從來不是籃球高手和明星,柯比英年早逝,舉世同悲,我也一掬同情之淚,但是,斯特恩這位幕後英雄不會得到同樣的追思。

可以這樣說,非球員斯特恩一生玩好兩個球:籃球和地球。他和商鞅、荀子、韓非、呂不韋、王安石和孫中山等歷史人物(撇開政治不論)共同擁有著明確的規則締造及平台搭建的思想或意圖,而他是一個不折不扣、完成使命、全身而退的實踐者。

斯特恩律師的祕訣,其實提醒了我們那總是被遺忘的或者根本不去讀的經典─老子哲學。老子提出「無為」治理哲學,被人誤解甚深,可「無為」像一組密碼,足以啟動萬法,模式是:「聖人居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而弗始也,為而弗恃也,成而弗居也。夫唯弗居,是以不去。」意思是說,治理大政要把握好無為原則,不要事事進行干預,要形成一個環境,能夠體現應有的公平和人性規律,好讓萬事萬物自我積極能動。「作而弗始、為而弗恃、成而弗居」,使得主政者成為締造和維護平台順利運轉的第三方。NBA的管理方,其實便是第三方,而斯特恩絕不人亡政息。

再進一步說,憲法傳統也是一個平台,美國憲法締造成功,無形中構成一具驚人的「無為能量」載體,政經文化得以自我積極運轉。可這個平台和能量近年來慘遭破毀,美國憲政已經質變,去年12月18日美國眾議院光憑民主黨一黨之力,以「權力濫用」和「阻撓國會」兩項不構成聯邦罪的「罪名」,且在司法上證據不足,在政治上完全沒有得到任何共和黨議員的支持,便彈劾川普總統,留下極端黨爭的惡例。

其實質,彈劾淪落為政爭武器。其結果,參議院在2月5日給予封殺,確認川普無罪。其未來,民主黨必遭大舉反撲。

(作者為法學博士、美國律師)

#斯特恩 #一個 #NBA #締造 #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