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戰爭,但大家不敢出門。這不是斷交,但我們的飛機不飛過去。這不是壞人,但我們盡量避免接觸。你很難想像,這不是電影情節,而是現在全球人類生活的新日常。這場新冠肺炎病毒,正在改變人類的作息與觀念,甚至影響我們未來的文明。

在地球上人類活得比較久,還是病菌活得比較久?答案當然是病菌。當人類自以為是地球的主人時,卻發現打不過病毒。它活得久、進化快、散播力強、威力十足,不只是現在,在人類的文明上,病毒早就不斷地掌控全局、改變歷史。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地理學教授、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賈德.戴蒙,在20年前就寫下《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一書,並榮獲普立茲獎、英國皇家學會科學圖書獎,這書翻譯成36國語言譯本,全球銷售超過數百萬冊。書中帶領讀者回到人類自然史,從1萬3000年前冰河期結束開始,探索人類共同的身世。作者開宗明義指出,為什麼現代社會中的財富和權力分配,是以今日這種面貌呈現?為何越過大洋去殺戮、征服和滅絕的是歐洲人和亞洲人,而不是美洲、非洲土著?這是因為「槍炮、病菌與鋼鐵」,成為文明擴張、族群鬥爭的利器。

在近代以前,戰亂中蔓延的微病菌遠比槍炮武器更恐怖,奪走了更多的生命。16世紀時西班牙人想攻打印地安人,沒想到首度造訪的歐洲人卻為美洲帶來天花等病毒。人還沒攻打到,病毒已經先抵達,奪走阿茲提克帝國一半人口,印地安人因此慘敗。瘟疫對於人類政治、國家興亡早有絕對性的影響。

當今世界大勢,中美貿易戰正打得火熱;香港反送終、法國黃背心的反抗運動方興之際;5G、AI、區塊鏈、新零售等新科技正在崛起,但一場新冠病毒傳染,讓這一切都止步,今日世界的動盪不安因素重新定義。

就像美國聯邦疾病防治中心公共衛生準備暨應變前主任阿里.可汗,在另一本書《對決病毒最前線:從流感、炭疽病、SARS到伊波拉,資深防疫專家對抗致命傳染病的全球大冒險》所提到的,當漢他病毒、伊波拉、禽流感、SARS等傳染病不斷發生之際,不論是在整個美國、非洲、亞洲、中南美洲,藉由蚊子、蝙蝠、猴、駱駝等所帶來的人畜共通疾病正接續上演。

人類在擔心貧窮、不平等、偏見、政治、戰爭等傷害之餘,必須了解「微生物和人類的永恆之舞」早已開始,我們不得不學習與病毒共處。

接下來,我們不再「在一起孤獨」,會更珍惜人與人的人際相處?我們不再只追求全球化,也重視世界各地的在地滿足?我們不會再破壞景觀與生態,會學習尊重地球與自然共處?或許在未來我們會記下,是這場新冠病毒傳染病,讓人類文明歷程有了新的省思。

(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

#人類 #病毒 #傳染病 #病菌 #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