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政部長徐國勇才宣布要暫停實施「全國性酒測」,隨即遭行政院長蘇貞昌打臉。蘇貞昌強調「酒駕零容忍,無論中央、地方都不打折」,雖然疫情緊急但還是會酒測,「希望不要來亂」。徐國勇解釋是為防疫需要,只暫停由警政署指揮每月兩次的全國同步酒測措施。實施酒測與否涉及當下的防疫應變措施,但「一級開設」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豈能無角色?

依據《傳染病防治法》第17條之規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報請行政院同意成立後,便具有「統一指揮、督導及協調各級政府機關、公營事業、後備軍人組織、民間團體執行防疫工作」的權責,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實施辦法》第10條亦明定「本中心得以本中心或指揮官之名義對外行文」,故關於防疫應變措施事項,理應由中央指揮中心對外發布才是。徐國勇向來勇於「超前部署」,而蘇貞昌則「酷」於政治判斷與官威,他們二人實際上也在指揮防疫應變措施。

事實上,徐國勇為了警勤辛勞和避免員警染疫,而有意暫停實施全國性同步實施酒測,但他大可「悄悄地」發文給相關警政機關即可,這樣各縣市警局原本自行規畫實施的酒測勤務,雖可能以相同的防疫理由比照辦理,但此時則由各縣市政府自行決定。

徐國勇終究太勇於超前部署,既沒有讓防疫專家教導員警執勤時如何避免傳染,又逕行大張旗鼓宣布「阻絕酒測」的應變措施,無非是他太希望能對防疫有所貢獻。沒想到蘇貞昌基於政治判斷,隨即「酷」之以「希望不要來亂」,這句重話足可讓臉皮薄的部長準備寫辭呈了。

日前徐國勇還為了立法院長游錫堃的「巡邏箱之亂」和遭二度恐嚇事件,到立法院親向游了解詳情及致歉。此事件的表面雖源自游在疫情期間仍矯情地把自己當平民,卻難掩他身為立法院長的「落寞」,竟被黨內其他派系當權者「冷對待」。主管警政的徐國勇事先毫不知情,雖成為游「舞劍」的對象,但他仍願勇於承擔。

徐國勇接連被兩位院長「釘」,但他稍早前對移民署「註記」滯留湖北台胞一事,卻以「告不贏」之說而展現勇於應戰的真實性格。其實,移民署光是註記名單自不違憲,但徐提到在疫情當下,已符合憲法第23條可限制人民自由權利之「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增進公共利益及維持社會秩序」4項要件時,卻無視該條係尚規定「有必要者」才可「以法律限制」。何況,法律已明定國人返國無須經許可。

「告不贏」是徐國勇真實性格的表現,他能遵從長官意志和竭力保護長官,但卻絲毫不存有撫慰滯留湖北台胞之心,這就是權力的傲慢。

(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徐國勇 #酒測 #防疫 #實施 #蘇貞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