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將要商轉,大家十分憧憬;病毒,正在肆虐,全球非常驚恐。5G 和病毒都是當代熱門話題,但5G 和病毒有什麼關係?

關係大了!新冠病毒蔓延開後,人與人之間,最好是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人潮聚集的中大型活動,尤為禁忌。最近,台灣幾所規模較大的學府,都是如臨大敵,就怕群聚感染,導致封校。於是,遠距教學,便成為不得不預備的替代方案。然而,將教師講授內容放置雲端,學生自行下載學習,或是整個班級的同步遠距即時上課,都需要更大的頻寬與更快的串流速度,才不會因為影音的延遲,影響學習效果。

學校如此,職場亦然。為免少數成員感染病毒,整間公司停擺,在家遠距工作,視訊會議溝通,成為個人與組織的必要選項。商場如戰場,最怕時間延誤,多人視訊會議,還要上傳或下載大量圖文或影音資料,沒有更大的頻寬和更快的訊息傳遞速度,工作效率必然大受影響。

於是,就算是歷史的巧合吧!病毒肆虐,大大提升了人類社會對5G 傳播的需求。就在不久前,大家還在講,就算進入5G 時代,如果資費超貴,行動通訊載具也超貴,那麼,算了,4G已經夠用了,就不用趕5G 的時髦了。但現在,為了防疫,必須遠距教學、上班,甚至是娛樂,不用5G好像真的不行了。

用就用吧,對於富人家庭,這不是問題;但對窮人家庭而言,如果5G設備和每月資費都超貴,病毒一來,就要遠距上班上學,這就負擔不起了。誰能解決這個問題?

其實,無線傳播的頻譜,存於自然環境中,本應是公共財,是大家共有的資源。但政府自己不從事無線通訊的基礎建設與營運,將這些頻譜以超高價拍賣給自營商,讓行動通訊公司成為全民無線傳播的頭家。大通訊商花了大錢取得頻寬使用執照,又花了巨資進行通訊基礎建設,成本高,收費自然不低。於是,「5G很貴;有錢人才想去玩5G」,便成為全民共識。在病毒沒來之前,這種講法很接近事實。關鍵是,如果社會上不是大家都必須到5G通訊,5G 的建構與營運,只是為了滿足少數人的癮頭,那麼,5G當然就是通訊財團與富人用戶之間的供需精品,而不是大家的日常生活用品。

然而,在這個「病毒常態化」或「人類要適應與病毒共存」的新局勢中,人類恐怕不得不進入高速與遠距行動通訊的5G生活模式中了。但費用呢?一般家庭中的學生或上班族都能負擔得起嗎?感覺上,4G通訊已經相當普及了,但大家都還記得,人們從3G普遍走入4G的過程中,從負擔不輕的資費熬到通訊商願意以降價推廣促銷,也是經歷了一番折騰。

如果說病毒把5G加速推上檯面,為了維護國人健康,也為了整體經濟發展不要停滯或衰退,學生的學習不要落後,政府做為5G商轉的監督者及5G傳播科技的促動者,在防疫的同時,要不要開始思考,將頻譜拍賣所得的巨額收入,吐出一些錢,協助通訊商加速5G基礎建設及行銷推廣,甚至某種程度上補貼個別用戶更新無線通訊裝置,趁著病毒肆虐,將台灣一舉推入全面5G傳播時代。若能如此,倒也是黑暗時代中的一種確幸了!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系教授)

#5G #病毒 #傳播 #成為 #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