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在與前主席洪秀柱會談時談及自身國族認同,表示對國民黨來說,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因此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江的說法,事實上就是政治學界對台灣社會國族認同上的分類─「雙重認同」。

諷刺的是,雖然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當選時曾說,只要她當總統的一天,沒有人需要為他的認同而道歉。然而民進黨卻仍對江的認同大肆批評,立委陳亭妃甚至還說江現在已經混淆,搞不清自己是台灣人還中國人。

事實上,陳這種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族群沙文主義在綠營論述中並不少見,但卻與台灣社會的脈絡相去甚遠。根據政大選研中心2019全年的調查,雖受到選舉影響,較2018年的38.2%來得低,但目前仍有34.7%的台灣民眾屬於「雙重認同」。

如果扣除掉2020大選的藍綠對立因素,在2018年12月時,40至49歲台灣人的「雙重認同」甚至還以49.1%高於45.3%的「台灣人認同」。美國杜克大學在2019年1月的「兩岸關係與國家安全民意調查」也佐證這樣的趨勢,顯示全體台灣人有42.7%屬於「雙重認同」,40至49歲則更突破半數,高達56%。

從各家學術機構的資料來看,在過去10年軌跡裡,「雙重認同」和「台灣人認同」雖有變化、有高有低,但卻大致穩定,「雙重認同」並未一路向下,反而出現谷底反彈的情形。整體來說,則約有4成左右的民眾在國族認同上含有「中國人」認同。

民主政治的核心內涵本身就含有代表的精神,「雙重認同」作為台灣社會重要的國族認同基礎,甚至在江的年齡分層裡或有屬於多數的情況,必須要有代表者的存在。然而掌握輿論優勢的綠營卻始終用法西斯沙文主義、單元主體性的思維,試圖剝離台灣多元主體性的客觀現狀。

好的政治家,會告訴人民之間的相同之處,求同存異;壞的政客,則不斷強調人民之間的相異之處,撕裂族群。「雙重認同」同樣認為自身是台灣人,但民進黨政客卻仍不斷對其認同者進行汙名化、仇恨化。甚至將不同的國族認同、政治立場的族群進行非人化處理,貶低、削減其政治權利與思想自由。用單元主體性來消滅多元社會的台灣,這正是極權主義的起源,也是我國社會這幾年族群分裂、社會對立最大的元兇。台灣深受其害,而唯一蒙受其利的則是那群只用廉價仇恨論述就獲得政治利益的陳柏惟們。格外諷刺的是,始作俑者還高喊著團結對外與和解共生。

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在去年美麗島40周年就曾感嘆道:「仇恨與敵意,也許是政客奪權的道具,卻是摧毀國族的殺手。」用在綠營這些批評江啟臣的人,再適切不過。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認同 #雙重 #國族認同 #台灣人 #江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