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之前抗疫表現卓越的台灣,面臨新一波的險峻情勢,在野黨紛紛建請總統發布緊急命令,讓政府能超前部署,並使限制人民行動等作為於法有據。但迄今為止,總統府與疫情指揮中心都表示,相關防疫措施與法律,目前均足以因應,尚無發布緊急命令之需。

挾著年初大選狂勝的聲勢,以及再度完全執政的基礎,加上前一階段令國際矚目的抗疫績效,如今的民進黨政府可謂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包括防疫措施在內的各種施政言行,都能得到大多數網路與媒體的支持,即使有人提出不同看法或質疑,立刻也會遭到圍剿撲殺,不敢多言。

正因如此,總統盱衡全局,依憲法發布緊急命令,乃是為因應國家社會之緊急變故,賦予政府擴張權力、限制人民權利的積極作為,為何反而相對保守低調?難道這是民進黨執政的謙虛收斂嗎?恐怕未必!

民進黨上屆重返執政以來,打壓異己、恣意擴權、雙重標準,所在多有,這次剛蟬聯執政更變本加厲。先是行政院直接、片面否決掉台中市的《生煤自治條例》,以護航中火,不惜製造違憲爭議;接著又趁防疫期間硬推修法,賦予國家重大建設空白授權,等於直接閹割了《國土計畫法》。而過去口口聲聲公平正義的環保、社運人士,卻是一碰上政治就屈膝,全都悶不吭聲。

說穿了,這就是現在許多人眼裡看到、心裡就算覺得不對、嘴巴不敢說,就算說了也沒用的殘酷現實:不管合法或違法,一切都是民進黨說了算,頂多他再修個法或立個法,就沒問題了。

所以,民進黨說現行的法律基礎及授權已經夠了,就是夠了,又何必背上擴權,甚至使民眾更緊張的爭議。發布緊急命令,不必了!

#緊急命令 #發布 #民進黨 #抗疫 #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