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影響空前巨大的新冠肺炎,讓台灣的防疫成績在國際社會上被看見,各國紛紛稱讚台灣,要向台灣學習,此時,在世界各個角落不時出現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呼聲,甚至還有網友發起讓衛福部長陳時中擔任世衛秘書長,一時之間,正當世界各國被新冠肺炎搞得焦頭爛額之際,台灣卻好似進行了一場成功國際宣傳,但是,這樣就能順利走向WHO嗎?

多年來,以加入國際組織來提升台灣的國際地位一直是大家共同的願望。自從1971年退出聯合國之後,台灣在國際組織的能見度幾乎跌停板,最嚴重時,連奧運會都無法參加,當時也曾經為了名稱問題,不是被禁止參加,就是自己退出,運動員的權益受到很大的傷害,最後在1981年的《洛桑協議》中解決了名稱問題,讓我國選手終於可以放心準備4年1次的奧運會。由於這個過程充滿了國際政治的角力,尤其是兩岸之間的過招,但是因為所有人都有個共識,那就是運動員的權益高於一切,所以大家都要妥協,台灣最終以「中華台北」的名義重回奧運。最近剛請辭的我國籍國際奧會委員吳經國曾經在多年前的一本書中感慨地寫道「政治問題不能靠體育解決,但透過體育卻可以解決許多政治分歧」。

奧運會是最重要的國際盛會之一,始終有個傳統就是政治不要干預體育,所以還能勉強維持它的獨立性。但是,WHO就不一樣了,它是聯合國的專門機構之一,政治性更強,自從台灣退出聯合國後就從這些國際組織中消失了,因為她的會員都是聯合國的會員國,台灣要重新加入WHO比當年奧運會的協調更難,再加上中共國力已非當年,所以我們是否應該想想,台灣參加國際組織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是要爭取運動員或老百姓的權益,還是要爭取國家名字叫什麼?孰輕孰重應該很清楚,目的不同,手段不同,當然就會得到不同的結果。

從1993年開始,我們就年年推動重返聯合國,甚至外交部還在紐約成立聯合國工作小組,這許多年來,每次聯合國大會都有許多國家幫台灣講話,支持台灣重返聯合國,但是20多年過去了,我們依然在聯合國門外徘徊,問題就在於加入聯合國的程序,中共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她有高達180個邦交國,其中177個是聯合國會員國,因此翻開聯合國憲章的規定,台灣申請加入聯合國無論要從安理會進去,還是從大會進去,難度都很高,如果不回到協商、妥協、共識的這條路上,即使有再多的友好國家支持,也難如登天。當年東西德、南北韓同樣都是分裂國家,但也都陸續成為聯合國會員國,就是多方取得共識的結果。

大家不要忘了,其實2009年馬英九政府曾經收到WHO的邀請,以觀察員的名義參加世界衛生大會,這也是經過各方協商,兩岸以九二共識為基礎達成台灣成為觀察員的共識,道理很簡單,只有這樣才能讓WHO願意寄出邀請函。在當年兩岸有這樣的共識,讓台灣成為WHO的觀察員是很重要的一步,因為WHO是聯合國的附屬機構,政治意涵絕對超越國際奧會或是APEC。猶記得當年北韓就是先成為WHO的觀察員再加入聯合國,但可惜了,小英政府刻意拋棄九二共識,兩岸沒有了共同的政治基礎,多年的努力又退回原點。

如今台灣在防疫上的成就讓世界看到,但是這和能不能加入WHO又是兩碼子事,參加國際組織有她的規定與程序,從沒有因為你是模範生就可以加入,或你是惡棍就把你從組織中剔掉。造神激情過後,我們還是得回到國際現實,加入WHO的金鑰匙就在政府的手中,如果你是把全民健康擺第一,那就應該務實協商,爭取共識,看看2009年台灣是如何成為WHO的觀察員,或是更早的1981年台灣如何確立在國際奧會的會籍。因此,台灣加入WHO的終南捷徑其實就在小英政府的心中。

#台灣 #WHO #聯合國 #共識 #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