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1周台灣新冠肺炎新增病例激增,幾乎是過去2個月總和的2倍,可見這波疫情在未來呈拋物線上升的機會大有可能。但光由數學趨勢來預測未來疫情走向是不科學的,而且常會犯錯,因為生物的走向是彎曲的,會受到人為干預的影響。所以會不會走向數學拋物線,就看我們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夠不夠努力了。

這個破洞的來源大家都心知肚明,指揮中心受了政治力的影響不能公正地盡速提升歐美及日本的旅遊警示,導致我們刻意諂媚的國家反而害了台灣,光日本的諂媚期就達1個月。這期間疫區進出的遊客,絕對不是指揮中心想回推篩查的1.6萬人。那個澳籍音樂家帶病毒在台灣趴趴走了9天,沒有任何人感染,你信嗎?為什麼1個土耳其團15人回來就13個人被篩出感染?就要這樣傳染才是新冠病毒,像澳籍音樂家那麼善良的病毒,還真該好好研究一下。

這個諂媚動作開了另外兩個大洞,一是最近1周新增了119個病例,他們的接觸者及所需的病房當然很大量。怎麼辦?

台灣可開不了火神山醫院與方艙醫院,指揮中心決定輕症病人可在一採陰性後選擇不住院,回家等結果。這個佛系的決定與英國首相強森的佛系防疫打法,同樣都必須具備高超的道德勇氣,將醫療資源留給真正需要的人,才是符合醫學倫理的決定。想要面面俱到,大小通吃,最後落得全吃不著,才是最違反醫學倫理的事。

另外一個大洞是因應旅遊警示提升的疫區發生國人逃難潮,每天大約有數千到1萬人回國,有可能持續到清明前後。這批國人對我國的防疫系統造成沉重負擔,但我們再拮据,都要接納自己的國民。這不禁讓我想到當初滯留武漢的台胞,他們好像不是我們的國民,只1000多人就被酸成會癱瘓我國防疫體系,最後國家整整拖了1個月才讓部分人回家,要不是有那個白血病的孩子幫忙,搞不好還回不來。國家這樣差別對待自己的國民,是應該被唾棄的!

台灣對於三級旅遊警示區回來的人,一律採取居家檢疫,並由衛生局或里長監控行動,定期電話只要找不到人立馬報警。這種做法對公共衛生體系是沉重的負擔,量大了衛生局會垮的。且這個動作基本上是違憲的,因為檢疫是用在正常人,隔離才用於確認或疑似傳染病人。隔離是肯定要限制行動的,因為有公共危害。接觸者或疫區旅遊者不是病人,也不是疑似病例,沒有公共危害,只須做好健康管理,怎麼能輕率限制居住與行動自由?

如果能夠讓這些因過度防疫而必須居家檢疫的人,都降階成健康管理,公衛就不至於崩盤。這是既照顧到民眾,又不影響企業及醫院人力的佛系作為,也是政府與民眾雙贏的做法,被英國的柯P─首相強森講成了輕症不管、重症也不管的政策,真是不會說話。台灣也應把握立地成佛的機會,不要錯失良機,最後變成佛不佛、魔不魔的佛地魔。

(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榮譽理事長)

#台灣 #影響 #諂媚 #國家 #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