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決定並預先通知國軍:2025年台海兩岸將發生戰爭,立法院在未來5個會計年度,會同意每年依例編列3200億國防預算,請各位撰寫並在兩周後繳交報告,說明5年預算將如何運用。」這是去年春季,以現役軍職為主的碩士在職專班的某堂授課接近結束時,我給研究生出的作業題目。

面露錯愕與不解,學生們當下一定覺得老師大概不是瘋了,就是累了。募兵制說白了就是要花錢,每年人員維持費占掉一半以上,對美軍購款必須依照合約期程支付,應對中共軍機艦遠海航訓與日俱增的消耗,支援地方政府的救災開銷一向是要不回來,再想到剩下來的「演習戰訓本務」,平時這本帳就已經算得捉襟見肘,如果這麼快就要用兵打仗,咋辦?

美國自冷戰結束,加上在波斯灣遠戰速勝的「沙漠風暴」,打贏震驚全球的高技術局部戰爭,成為國際唯一強權之後,柯林頓總統任內善用和平紅利,平衡聯邦預算,降低國債與貿易赤字,成就美國全方位第一的榮景。然而,在逐漸感知中國大陸經濟與軍事力量的迅速崛起時,小布希總統未及部署戰略移轉,即遭逢911恐攻事件,美國在全球反恐戰爭的導引下,迫使美軍被中東戰事牽制10餘年而難以脫身,直到歐巴馬總統大幅自伊拉克撤軍,中共人民解放軍的戰力已成區域勁敵。

美國國力長期在中東耗損,使得從小布希總統後期,歷經整個歐巴馬政府8年,步履蹣跚地「轉向」亞洲,透過「再平衡」將重心移回印度太平洋地區,及至川普總統上任,美、中長期爭霸之勢不可逆轉。

面對習近平掌權後陸續推出的「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兩個一百年」、「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以及「深化軍改」一系列的中國夢,川普政府祭出關稅貿易、科技規格、財政貨幣等政策組合拳迎戰,還大砍環保、社福、健保預算,以增補國防支出。美國要推遲、壓制甚至阻截中國的趕超勢頭,還有個險招:打贏一場局部、有限的代理人戰爭。

中國的舊恨日本,為美國之同盟;中國的宿敵越南,為美國的新歡,然皆與北京維持緊密的經貿往來與產業縱向分工,且對如何在美中兩強之間避禍取利,算計之精,堪為典範。幾番相較之下,唯有與中國大陸同文同種,卻尚未結束敵對狀態的台灣,最可能報名參加「親美抗中」的「志願役」。

近幾年來,中共人民解放軍持續派遣機艦,在台灣周邊海空域進行具有針對性的「遠海航訓」,不但機型艦種、編隊組成、方向航跡以及任務頻率不斷增加,而且針對性愈益冒進走險。美國印太戰區的海空力量,在台灣東西兩側的偵巡與兵力展示也愈趨公開透明。尤其近來即便「新冠肺炎」疫情延燒正炙,兩強海空巡航與演習力道反而更強,完全把台灣附近海空域變成美中比武與戰略爭霸的擂台。

台海發生軍事衝突,除去意外的擦槍走火而引爆之外,大致應為兩種情況:大陸不再忍,或是美國憋不住。一種可能是北京決策當局認為國際情勢與台灣走向,使得「和平統一」在其主觀認定的時間內已無可能,而選擇不再「一代一代地拖延下去」。另一種可能是美中全方位對抗關係的進程中,美國仍無法經由脫鉤斷鏈與比畫威懾而保住領先優勢或戰略均衡,遂選擇走向「修昔底德陷阱」。

無論是大陸主動挑起爭端,進而以武力實現中國夢,或是美、中均以台海作為霸權決戰之地,台灣都不得倖免,國軍也必須上陣。既然戰爭時機非我可選擇,台灣在政治、經貿、科技,以及對美與大陸政策上,如果不能,甚至不想「力不敵,但求勢均」之策;在國防建軍投資、訓練戰備、後備動員上,如果不能,甚至不想以「貼近實戰」為綱,上帝絕不會原諒。

當時在課堂出了如何為5年後爆發台海戰役預做規畫的題目,看見研究生都面露質疑難色,回家的路上心中暗忖,我還真的很想讓全軍現階將領,每人來寫一篇這個報告。只需要服4個月軍事訓練役的年輕朋友們,各位覺得呢?

(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美國 #台灣 #戰略 #台海 #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