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單極世界中,自由主義可以被視為推動良善社會工程的骨幹,但當多極世界成型,自由主義往往帶來的卻是戰爭與殺戮。

自由主義是以個人主義為核心的意識形態,特別重視個人權利不可剝奪的概念,但因自由主義無法界定何謂美好生活,當為定奪何謂良善時,必然就是比誰的拳頭大,這也是為何美國的單極主義必須輔以強大軍力的原因。

這麼說並非全盤否定自由主義是惡的來源,只是美國把自由主義看作推動其戰略優勢的工具,裡面滲有太多的野心、自私與誤判,自由主義的養分漸漸被美國的戰略企圖掏空,剩下空殼的自由主義,遂逐漸失去其正當的號召力。

美國常常把國際民主自由同盟掛在嘴上,其實不過是強大國家為追求自身利益時彰顯其高尚品格的修辭工具。當台灣依樣畫葫蘆講同樣的話,也僅是弱國在沒有其他倚靠的情況下所借助的修辭工具。美國、台灣大概是全球唯二的自由主義道德空包彈供應商。

當新冠肺炎在武漢迅猛爆發時,中國當機立斷以闢靂手段進行全城封鎖,當時絕大部分的國家有的幸災樂禍:這個狂奔的巨人終要跌跤了吧!有的以譏諷的心情看待這個威權國家,又再幹一樁醜陋的踐踏人權的舉動。

西方的國家從意識形態及價值觀認定,西方世界成熟的言論、人權的自由及透明的政治制度,不可能發生這麼落後又可笑的武漢肺炎。

殊不知新冠肺炎難以捉摸的傳染性,讓慣常站在道德意識形態制高點的西方國家掉以輕心,被快速擴散的新冠肺炎打的措手不及,所謂先進國家根本無力控管疫情擴散。一夕間,他們所引以為傲的意識形態,似乎都成了謊言。

原來病毒不會在意意識形態,更不會在意價值體系,只要是普世的人,誰也躲不掉新冠肺炎的肆虐。正如約翰米爾斯海默所言,我們從生命開始到結束都是深切的社會存在,個人主義是次要的,這麼說並不是指自由主義不重要,但它絕不是普世的,正如威權主義未必一定不好,都是要看特定的條件。

這次肺炎擴散,表明不存在個人具有普世的不可剝奪的權利,單就看抑制肺炎擴散,實在不能說自由人權就一定比國家威權要好。

當疫情漸次擴散到全球,面對難纏的病毒,唯一的方案就是圍城及限制個人的自由。在力求生存的前提下,人權不再是永恆不變的普世價值。想不到一開始被人輕忽的肺炎,居然把百年來西方價值核心的自由主義,輕易地撕成了碎片。

(作者為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文章來源:本文同步刊載於「觀策站」:https://www.viewpointtaiwan.com
#主義 #自由 #新冠肺炎 #美國 #意識形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