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的三月十八日,柬埔寨前首相朗諾將軍,趁西哈努克出訪蘇聯之際發動政變,宣布廢黜西哈努克親王領導的王國政府,此刻的蘇聯也沒有做出挽留他客居的意向。就在同一天,中國駐柬埔寨和蘇聯大使館分別向國內報告了柬埔寨政變的消息。毛澤東決定,請西哈努克到中國來並以國家元首的禮儀迎接。

批鬥情景 歷歷在目

三月十九日西哈努克親王和莫尼克公主、賓努親王一行抵達首都機場時,周恩來總理親自迎接這位流亡的領袖,禮炮、鮮花、紅地毯,一切都是按照國家元首的規格。

周恩來握著西哈努克的手說:「熱烈歡迎西哈努克親王來華訪問!您仍然是柬埔寨的國家元首,我們永遠承認您,決不認同別人!」

五月二十日,毛澤東發表了《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聲明。

這天下午,班主任俞老師在班上宣布:全體紅衛兵和積極要求加入紅衛兵的同學明天上午到天安門廣場參加「支持世界人民反對美帝國主義鬥爭大會」,毛主席、林副主席、周總理將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這次大會。同學們歡呼雀躍:「我們要見毛主席啦!」

晚上躺在床上的京峽,想到明天就要去見毛主席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妹妹京梅羨慕的眼神就像當年她羨慕那些年齡稍長的紅衛兵去天安門廣場接受毛澤東檢閱一樣,這回總算輪到自己了。

五月二十一日一大早,同學們就來到學校,排隊步行走向天安門。

上午九時,毛澤東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了西哈努克親王。會見結束後,同林彪、周恩來等與西哈努克一行人登上天安門城樓。這時,廣場上的人們激動的高喊:「毛主席萬歲!」接著林彪宣讀了「五二○聲明」。

一一○中學的學生被安置在廣場的中間位置,根本看不見天安門城樓上的人影。京峽使勁兒蹦高,想看毛主席,可無濟於事,就連個子比她高的小笛也在喊:「什麼都看不見!」

「要是有個望遠鏡該多好!」京峽嘟囔道,然而那只是在電影裡見到過的玩意兒。

京峽只好靜下心來聽林彪宣讀毛澤東的「五二○聲明」。林彪的口音很重,要仔細聽才能聽懂。林彪說到:「美帝國主義看起來是個龐然大物,其實是紙老虎,正在垂死掙扎。……無數事實證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最後一句話是:「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這時,西哈努克情緒高昂,用漢語喊了十幾次「毛主席萬歲!」

五二○聲明發表後,按照聲明中的精神,中央樂團創作了歌曲《全世界人民一定勝利》,歌詞是這樣的:

東風吹,戰鼓擂,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歷史規律不可抗拒,不可抗拒!美帝國主義必然滅亡,全世界人民一定勝利!

一一○中學的大喇叭,在課間操期間,反復播放廣播電台的教唱,同學們很快就會唱了。

京峽和小笛自從同時加入紅衛兵後,彼此的關係拉近了一步。一天放學後,小笛邀請京峽到她家去玩。小笛家也住在百萬莊,只是在另一個區,離京峽家不遠。

「你家真寬敞!」一進門京峽便呼道。

這是有三個房間的單元,比京峽家多一間。外屋是寬敞的客廳,一進門正對面的牆邊擺放著一對木質座椅,它們中間是一個小巧玲瓏的茶几,上面有一盆蘭花。座椅旁邊一架黑色的鋼琴閃閃發亮,用鉤針編織的白色台布鋪在上面。進門右手邊靠牆是一張很大的紅木方桌,桌一側的牆角站立著一個四層高的書架。京峽走近書架瞄了一眼,有不少外文書籍。書架旁左側,像京峽家一樣,是兩扇很大的格子窗。不同的是,在窗戶下邊有一塊自製的木質窗台,上面擺放著「吊蘭」、「玻璃翠」、「紫羅蘭」和「繡球」等各種植物,還有一盆紅色「朝天椒」。不同顏色的花茂盛地開放,給明亮的房間帶來生機,靈氣。

「這個主意可太妙了,這樣上面能擺不少花,我家怎麼就沒想到這招兒呢?」京峽羨慕的擺弄著木窗台。

「是我爸爸做的,因為媽媽喜歡養花,以前我家有好多好多花。」小笛眼裡忽然流露出一絲憂傷。

「你爸爸可真能幹!他在哪上班?是做什麼的?」京峽好奇的打聽。

「以前是大學校長」。

「現在呢?」

「他已經不在人世了。六六年夏天,因受不了學生的辱罵和毆打,自殺了。也許這樣對他來說是解脫。」小笛兩眼凝視著窗外。

京峽不再往下問,那些批鬥的情景仍歷歷在目。她能想像出小笛父親所經歷的慘無人道的折磨。

父親被打成「黑幫分子」

小笛還告訴京峽,她媽媽是外文出版社的英文翻譯,文革開始後就被安排打掃廁所。小笛還有一個姐姐,比她大四歲,六八年自北京市最好的中學之一「女三中」初中畢業,就去內蒙古插隊了。文革前小笛家住在大學裡一棟獨立的小樓,父親被打成「黑幫分子」自殺後,全家被轟出來,搬到了百萬莊。

「你彈鋼琴嗎?」京峽站在鋼琴旁,眼中流露出羨慕的神色。

「我不會彈。小時候,我媽讓我學,我就是不肯學,坐不住。我喜歡跳舞,我媽和我姐都彈得很好。哪天等我姐回來,讓她彈給你聽。」

小笛是五六年十二月出生的,性格外向,開朗活潑。家庭不幸並沒有擊垮她。為了走出家庭出?帶來的陰影,獲取同其他同學平等的地位,她盡可能比別人更積極地參加校園裡的政治活動,而且平易近人,樂於幫助同學。因此,在班裡,並沒有人在意她的家庭出身問題。文革初期紅衛兵提出「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血統論口號,這時也稍有所淡化。

小笛很有舞蹈天分,文革前她是市少年宮舞蹈班的。加入紅衛兵後,很快就被學校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吸收。

宣傳隊是令女孩子們嚮往羨慕的地方,放學後幾十名俊男靚女聚在一起,在很有文藝細胞、年輕瀟灑的方老師帶領下排練舞蹈、話劇、京劇,還朗誦詩歌,唱歌,練習樂器。每逢重要節日,便在學校禮堂為全體師生演出。有時,還到區裡參加彙報演出。

一九七○年七月一日是中國共產黨建黨四十九週年紀念日。離這天還有兩週,學校就開始安排學生們布置禮堂。同學們搭著桌椅將許久未擦的禮堂玻璃窗擦拭乾淨。(待續)

#京峽 #西哈努克 #紅衛兵 #小笛 #毛澤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