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冠肺炎疫情逐漸擴大,讓醫療體系面臨緊繃極限,美國防疫不力恐是全球性的災難。美國尚未對患者死亡進行大規模的驗屍採檢,而大陸已歷經大規模感染,其對患者死亡驗屍報告之後續追蹤問題,更能直指新冠病毒之特徵,美國應當正視大陸的防疫經驗及研究而加以效法。

美國現有的醫療體系高度資本化,其導致許多人染上流感後根本自生自滅,甚至連確診的經濟負擔都欠缺,試想:如果這些死者驗不到流感,他們的死因恐怕就更為撲朔迷離。而中國疫情高峰慢慢消退,醫界針對新冠肺炎死者出具的驗屍報告,顯示該重症新冠肺炎宛如SARS加愛滋病。病毒的傳染力和復發性之狡猾,大陸驗屍報告突顯出對病患長期追蹤管理之重要性,無論是前期疫情防堵的經驗或後期患者治療的長期追蹤管理,頗值得美國醫療體系師法。

大陸醫界針對感染肺炎出院後核酸檢測呈現陽性的情況,顯示患者並非復發,而是從未治癒。尤甚,驗屍報告解剖重症病人的肺功能損傷的很厲害,免疫系統也幾乎全被摧毀,相較SARS只攻擊肺,不會傷害免疫系統;AIDS只傷害免疫系統,新冠病毒對重症病人的損害,宛如SARS加愛滋病的集合。該份驗屍報告針對患者感染病毒後,可產生抗體的假設可謂是重大的挑戰,WHO應該呼籲各國調整因應疫情的策略,圍堵新冠病毒傳播恐怕才是上策,將其視為流感而產生抗體之防疫政策,恐怕成為全球防疫體系的一大漏洞。

2003年SARS病人死亡主要原因乃急性肺損傷,大陸醫界驗屍報告顯示多器官衰竭是新冠病毒的重要死亡原因,大陸一些出院的重症病患,血液檢查發現他們的淋巴細胞指數,其實並沒有恢復到正常水平,即意味著病患的免疫系統並沒有完全恢復,凸顯原先的出院標準太過寬鬆,臨床症狀的消失,不包括血液檢查的結果,導致一些出院時核酸檢測陰性的患者,因免疫系統很差並沒有恢復,在出院後很快又檢測出是陽性反應,意即出院的病患可能會像B型肝炎一樣,長期帶病毒生存而不自知,導致患者治癒後復發的可能性大增。

職此,死亡患者的驗屍報告顯示之結果,頗讓大陸醫界煩惱,是否這種帶病毒生存的病患,在尚未完全治癒的情況下是否具備傳染性?即便夏天因為溫度上升會使疫情減緩,但冬天降溫之後病毒又會捲土重來,新冠病毒的變異性深不可測。大陸多位一線臨床醫生認為:之前所有的醫療資源集中於新冠肺炎病人急性的救治問題,當急性期的病人越來越少,重點將轉向出院病人的管理問題,病毒有沒有顯著的傳播性,周圍的人有沒有受到影響。是以,對病患的長期追蹤涉及公共衛生防疫體系的健全與否,病毒蛻變為長期性的流感病毒勢必進行疫苗的研發。

日本的朝日新聞對美國因應新冠狀病毒提出一項疑問:美國疾病管制局公布2019年美國境內流感之感染者逼近3400萬,死亡人數逼近2萬人。非常時期,筆者並不想糾結新冠肺炎是否來自美國?而是關注新冠肺炎的初期症狀和流感十分相似,但死亡率比流感高出很多,兩種病毒的因果關係和演變過程迄今成謎,患者在兩國感染病毒所得到醫療照護和經費負擔之差異,頗令人玩味。

(作者為中華民國公共政策學會監事)

#林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