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震央無疑是在美國和歐盟這些所謂西方民主國家。短短一兩周內歐美疫情幾近失控,且至今仍未見全面有力防控措施,各種亂象盡顯西式民主的各種弊端。

利益至上 卸責成性

西式民主的首要弊端:選舉和利益是政客的首要考量。事實上歐美國家的衛生部門和情報機構早在1、2月便已示警,但歐美領導人為考慮選舉和經濟利益而放任不管。法國前衛生部長受訪時指出,她在1月底便警告總統馬克宏和總理菲利普,應停止法國的市鎮選舉,否則疫情將在法國大爆發,但她的吹哨預警卻被忽視,如今法國的確診人數已超過2萬。美國情報機構和衛生部門也在1、2月多次向川普示警,甚至在去年已就全球傳染病大流行做了多此研討和防控預演,但川普只在乎總統選舉利益,一直對外聲稱這波肺炎只是流感而已,如今媒體還爆出美國多位情報人員和參議員早得知美國疫情而涉嫌在美股暴跌前搶先變賣股票。

西式民主的弊端之二:政客和媒體說謊卸責成性。當1月下旬至3月上旬中國爆發疫情並以最嚴厲和代價最大的方式努力防控之時,歐美政客和媒體極盡嘲諷歧視之能事,卻不加緊做好自身的防疫準備工作;如今在歐美疫情爆發,美國白宮又不思如何統籌調配全國資源全力支持重災區,卻反覆刻意強調「中國病毒」,並下令聯邦政府所有機構炮口一致將疫情責任甩鍋給中國;川普還無視各州醫療資源緊缺下的苦苦求助,竟毫無責任地回稱「聯邦政府不是送貨員」,甚至還質問醫護人員和民眾為何不將口罩消毒後重覆使用,當真是何不食肉糜的美國版晉惠帝。當中國至今已懲處問責眾多抗疫不力的官員,在西方國家卻不見任何一位官員為防控不力受到懲處問責。

西式民主的弊端之三:缺乏集中力量應對危機的高效執行力。當大陸封省封市之時,西方抨擊違反人權、限制自由,如今各國紛紛祭出禁足令、宵禁令、封鎖邊境的措施,不見有誰批評西方國家違反人權;當武漢快速建成10多座方艙醫院來集中收治輕症患者時,西方媒體汙蔑稱其為集中營,如今歐美各國也紛紛建起方艙醫院,也不見有誰對此批評。

圖利少數 犧牲多數

西式民主是服務少數人的民主。目前在歐美國家對新冠病毒的檢測能力和檢測速度遠遠不足,而且對檢測條件設下重重障礙,許多國家要進行檢測必須先由家庭醫師或社區診所同意後才能進行檢測,檢測費用扣除醫保給付範圍外還需要自行負擔高額成本,這導致有錢有醫保者可以優先進行檢測並取得醫療救治,而大量窮人和遊民則無法及時進行檢測和救治。反觀中國則是對所有疑似病例和密切接觸者進行全面檢測並且費用均由政府負擔,同時所有確診患者的全部醫療費用也均由政府承擔。

資本主義西式民主的本質是為資產階級服務。當危機來臨時所推出的紓困資金大多進到了大企業而非小企業和基層民眾。

此次疫情下美國的紓困計畫從8千億暴增至2兆美元,其中就要求國會提供財政部5千億美元的直接分配權,如此將重演2008年金融危機紓困計畫分配極度不公的戲碼,大資本家和大企業高管可以安然度過危機,而大多數老百姓則要共同負擔紓困方案帶來的長期負債。同時此次美聯儲踩足馬力大印鈔票,史上最大量化寬鬆的結果就是向全球輸出通膨。

西式民主的弊端在此次疫情危機下已經盡顯無疑,西式民主的神話如今已被自己戳破。法國總統馬克宏說:「我們必須吸取現在的教訓,反省幾十年來我們所奉行的、已暴露出種種弊端的發展模式,審視民主制度的缺陷。」這段話值得所有西式民主體制下的人民,包括全體台灣民眾深深反思。

(作者為廣州中山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研究員)

#王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