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心裡有了偏見之後,看相關事物不僅會有盲點,而且會扭曲事物該有的真相。人如此,媒體更是如此。

在此新冠病毒肆虐的時候,另有一種仇中反中的病毒趁機流竄,此可以日前《自由時報》對一位前我國駐WTO大使的訪談〈武漢肺炎對台灣有二大意義〉為代表。

這篇訪談呈現的第一個荒謬是,這位大使竟連簡單的數字和事實都搞不清楚,他說:「2012年開始,那時候要簽ECFA,如果你想ECFA若變成有效的措施,台灣更慘。」兩岸是於2009年初開始洽談,而於2010年6月底簽署ECFA,怎是2012年開始要簽?曾駐WTO的大使怎麼連兩岸何時洽簽ECFA都可搞不清楚。而且兩岸簽署、實施ECFA之後,紐西蘭、新加坡陸續與我洽簽經濟合作協定,為我和無邦交主要貿易夥伴洽簽自由貿易協定(FTA)打開新局;此新局到了現今政府仇中反中使兩岸關係陷入僵局,才使我融入區域經濟整合之路進入慘境,怎可以顛倒是非!

這位前大使又說:「根據政府的統計資料,我們所謂的對外投資,將近90%是在中國市場。」更是信口開河,根本不了解台灣產業。依據統計,蔡政府執政4年台灣對大陸投資近316億美元,不包含大陸的對外投資448億美元,對大陸投資占約41%,哪裡來的90%?

此外,至2019年第3季,台灣1201家上市櫃公司有赴大陸投資者占75%,對大陸投資2兆5424億元;有赴海外(不含大陸)投資者占近80%,投資6兆6825億元,遠高於對大陸投資,顯見台灣產業早就做全球化的布局,這是評論台灣產業時必須具備的基本常識。

這篇訪談的第二個荒謬是,竟連國際經貿最根本的有關「比較利益」的基本常識都沒有,前大使說:「依我角度,我的同情(對供應鏈依賴大陸而受新冠病毒影響的台商)不會太高,這就像川普所講的,你為什麼不把你的製造業擺在美國呢?」台商要到哪裡投資是依據他的需要、各地的比較利益而做最適當的安排,號稱財金專家的前大使怎連這都不懂?再說,今天的美國已成新冠病毒重災區,封城關廠,請問前大使:台商若到美國設廠,現今供應鏈能不受影響?

這位前WTO大使的第三個荒謬是,居然連全球化的意義都不了解。WTO重要的任務是要維持全球經貿秩序以及消除貿易障礙促進貿易自由化。但是全球一體化的發展程度越高,系統風險就越高,一個經濟體的經濟產生動盪,會像海浪迅速傳到相關聯的國家,要降低此風險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多元化,全球布局。前大使引用2012年國際貨幣基金(IMF)的報告說:如果大陸經濟有1個百分點的衰退,受害最深的就是台灣,台灣將會面臨到0.9百分點的衰退。渠言下之意是警告台灣過度依賴大陸的後果。

這位前大使卻不知台灣依賴最深的是美國,受美國之害最深。2008年美國發生金融危機引發全球經濟海嘯,同樣依據IMF的研究報告,受美國波及效應影響最大的就是台灣,美國經濟衰退1個百分點,台灣會遭受衰退1.2百分點,比對大陸嚴重。為何如此?因為台灣和美國在金經貿各方面的聯結度太高。依據統計,此次歐美疫情蔓延,至1月底我國銀行、保險、證券業在歐洲曝險4.9兆元,在美國的曝險則高達8.12兆元,合計13兆,能謂不高嗎?

訪談的最後,前大使說:「我們的台商假設還在大陸,應該會得到更多教訓,最安全的地方一定要離開大陸,那這個也是現在全世界共識。」韓國三星去年把手機廠全搬離大陸到越南等地,現今苦惱的是供應鏈斷鏈;歐美呢?關廠的關廠,供應鏈也斷鏈,這就是全球化!工廠擺在哪裡都會面臨同樣問題。全球化之下只能降低風險,無法完全倖免,重要的是如何多元化分散風險。如果仍糾結在意識形態的泥淖,那豈不就是:「心陷溝渠猶自大,井底觀天笑病毒」。

(作者為中華大學講座教授)

#台灣 #前大使 #大陸 #美國 #W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