損害國家尊嚴,傷害人民感情,成了台獨專制最好的藉口。

一對居家檢疫的英國男女,向母親說台灣的檢疫所生活猶如被關在監獄,陳時中就說他們有損台灣國際形像,不給補償金。這種思想檢查、言論管制,被法律系教授李茂生指說:「我們不是自詡為法治國家嗎?」結果陳時中竟然說,這外國人這樣說假新聞,會嚇得人們不敢入「獄」,這對防疫不利,故獎勵入「獄」的補償金不能給。

這種思考作為,其錯謬不是件小事,而是台獨愛台派長久以來違反民主法治的慣技,這是大事,只是太多了,見怪不怪,還有很多人為陳叫好。也就是說,有這個大港開唱愛台灣的溫床,有很多像陳柏惟這種人,才有這種理直氣壯的逆時鐘現象。就比如說,你是退役將軍,怎可說大陸軍機繞台不是挑釁?這必要嚴打沒收退休金;如果是小士官,那損害較輕,可不罰。由誰來決定?順時鐘!

這時候又有人說,陳時中是抗疫英雄,有人甚至說他是神,該當WHO的秘書長,他怎麼能被質疑?怎可被說是:「中央打臉自訂的法律。」?現在一切抗疫優先,等同戰時,司令官就是胡言亂語,為了大局,也要支持,誰反對,誰就是不識大體,不愛台灣,傷害台灣主權。也就是李茂生說的「現在是非常時期的例外狀態,主權者可以恣意懸置任何法律,實現朕即法律的定律。」

為了保主權,就可以無限授權,軍法從權,陣前殺俘也可以。是誰下的「紅色警戒病毒令Code Red?」「就是我!怎樣?」

這次損害國際形象的幸好是英國人,如果是大陸人,那你看陳時中是不是立刻會把他們口罩沒收,停止治療,驅逐出境?還會大快人心?名嘴可大談好久了。

這也是防疫中許多亂象的由來,口罩、WHO、必稱武疫,不准包機,以疫謀獨,都是台獨思為把一切防疫公衛的措施扭曲,現在就把個隔離檢疫所改成了個思想感化院,一定要喊台灣南波萬才能獲醫、領補償金、享健保、讓你活。

給補償金是為了要你乖乖的居家檢疫隔離,為了你好也為了大家好,就這麼簡單,當初的法定規約就是如此,它不是凱達格蘭學校,不是革命實踐研究院,不是軍法處,不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不是來改造,不是規定你在居家時必要看綠色電視台,唱台語歌,對台灣的醫療感恩戴德,不能向媽媽抱怨隔離像坐監,不能讓像綠島那樣立個紀念碑,寫著:「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他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

其實再做點順時鐘的思考,這些人把台灣說成像監獄,那不更好?外人不敢來,境外感染不更少?必要說台灣南波萬,外人都擠來這天堂那怎得了?疫病可是不分政治貧富,廣沫眾生的。

將心比心,身疫難治,又加獨疫,心再壞死,萬劫不復。

(作者為作家)

#台灣 #陳時中 #這種 #防疫 #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