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任何事情脫不了戰略與戰術的思維。戰略與戰術可以有不同的選擇,但是任何規畫離不開兩個基本點:一是確定要達成的目標;一是適合自己的能力。

美國川普總統最近大肆攻擊世界衛生組織(WHO),甚而暫時停止對其金援並調查世衛是否有管理不善或隱瞞疫情傳播的責任,其目的有三:一是所謂的「甩鍋」,即把自己防疫不利的責任轉移到世衛組織;二、將世衛組織責任與北京官方畫上等號,藉此再將責任推給中國大陸;三、扭曲北京在國際組織中的形象,藉以遏制中國大陸在國際組織上與日俱增的影響力。

以上這三點只是戰術性的運用,其最終的戰略目標是從川普上任,面對「一山不容二虎」(修昔底德陷阱)所進行的全球霸權保衛戰。在川普的腦海裡,太平洋只能是美國所主控的太平洋,要讓北京無法挑戰美國的全球霸權,近年的貿易戰、科技戰、南海戰,都是這樣思維下的產物。因此,再藉機打一場「疫情戰」,將疫情在美國擴散的責任甩給世衛組織與中國大陸,是一石二鳥的戰術作為。台灣目前攻擊世衛及秘書長譚德塞的所作所為,恰好可以為川普團隊所運用,讓台灣扮演搖旗吶喊或先鋒的角色,何樂不為?

國際組織在實際運作時有3個主要部分。第1個部分是會員國,也就是類似公司的董事會,享有政治性的權力,台灣能否加入WHO或WHA,取決於他們。

如何參與國際組織應該是台灣應有的戰略目標,但是台灣的所為卻是完全背道而馳。目前民進黨包括網軍與名嘴們,將攻擊的重點放在世衛組織及祕書長譚德塞,完全是個錯誤的戰術,只是情緒的發洩。台灣能否參與WHO,取決於所有成員國的共同決定。美國國會最近通過的《台北法案》也不支持台灣參加主權國家的國際組織。台灣以前能成為WHA觀察員,是因當時兩岸關係較好,北京不反對所致。台灣要參與WHO或WHA,是個高度的政治問題,如果認為透過罵罵世衛組織與譚德塞就可以如願,那可真是義和團的思維了。

世衛組織第2個主要部分,是組織內的技術官僚,祕書長即等同於公司的執行長、CEO,他們掌控議程安排、執行等實質工作。與以往不同的是,此屆的祕書長譚德塞是由會員國普選,以得133高票產生,因此其權力的正當性更高。

世衛組織第3個主要部分,如同是聯合國下的各專業組織,有一大批全球的專家參與及諮詢,因此,譚德塞有關公衛的發言絕對不是本人的即興發言,而有背後的公衛專業意見。

從祕書處的角色、組成與功能來看,台灣用批評攻擊世衛及譚德塞的方式,能達到自己的目標嗎?這種不僅不能認清戰略目標,又不考慮自己處境與能力的戰術,就是擺明不再想加入WHO及WHA,而是有其他目的。

任何存在的事,必然可以找到合理的解釋。攻擊世衛及譚德塞背後的思維其實就是民進黨一貫的「反中」思維。對於民進黨而言,其最終戰略目標是追求分離,因此,在戰術上需要不斷「反中」,切割兩岸的認同,以累積足夠的分離力量。攻擊世衛及譚德塞只是個可運用的戰術工具。

但民進黨忘了,任何戰略與戰術都必須考慮到自己的能力。不管美國會否成功,美國有實力藉攻擊世衛轉移責任及打擊北京,但是民進黨這種搶著為美國當先鋒打手的做法,卻最終可能讓台灣滿盤皆輸。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台灣 #譚德塞 #戰術 #世衛組織 #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