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研究院研究員錢永祥提出發人深思的問題:該不該容忍路上有人拿五星旗遊行?他給出正面答案,認為如果不能容忍,台灣30年來的民主化就是假的。在當前的政治環境與網軍四處出征的社會氛圍下,錢永祥提出這樣的主張需要一些勇氣。

確實如此,拿五星旗遊行,跟公開主張台灣獨立一樣,都是言論自由的表現,都應一視同仁予以容忍,否則即違背言論自由的原則。這原本是天經地義的道理,而台灣最引以為傲的成就,無非是政治很民主、人民有自由、人權獲保障。這也是台灣人信奉持守的價值,堅持捍衛到底,絕不容侵犯。

人民對於自由民主的價值原有高度共識,但近年來由於政治認同分歧,不同陣營之間矛盾激化,撕裂嚴重,許多人因而背棄自由民主理念,聲稱主張台灣獨立符合自由民主原則,舉五星旗遊行和主張共產主義則是顛覆憲政體制,屬於叛亂行為,應繩之以叛亂罪。這種主張最荒謬之處在於區別對待,只准許自己信奉的理念與主張有表達與傳播的自由,自己反對的理念與主張則不准表達,更不准宣揚。如此一來,政治主張的正確性豈不凌駕於言論自由的平等性之上?

誠如錢永祥先生解析,1985到2010年人民正式走上街頭,跟執政黨激烈衝突,當時的矛盾是在內部,2010年之後加上中國因素的介入,台灣社會的矛盾變成兩岸矛盾,今天不同意見的人,可能會被打成跟中國大陸呼應的人。他認為民主化歷程是社會集體的學習歷程,同意社會內部的人即便在國家、族群、基本想法上不同,都要承認對方有合法、合理的存在空間,不能消滅他;台灣社會之所以有別於大陸,就在於此,這是過去30年積累的成果,民主化的意義就是整個社會集體學習得到的經驗。

那些主張言論自由必須區別對待的人,為了強化自己的理論,竟然搬出近年出現的「防衛性民主」來辯護,但這完全是望文生義,以為禁止某些言論傳播才能防衛民主體制。其實恰恰相反,其本意是如果出現主張並實際破壞言論自由的行動,需以合法手段來抵抗、壓制,這是很自然的道理,但這是最極端狀況。在此之前,即便有宣傳跟自由主義抵觸的學說、主張,仍舊應該容忍,因為民主社會一定要接受反對勢力的合理、合法存在。

真要防衛民主,就必須實踐胡適說的「容忍比自由更重要」的精神,守住價值多元理念,如果守不住,民主就會慢慢變質,敵我意識越來越強,政治性制度就會變成壓迫性的制度。這不是危言聳聽,台灣得之不易的民主政治,近年來由於背離一體對待的容忍精神,出現偏倚發展的歪風,加上政府蓄意區隔訊息與言論內容,予以差別對待,凡合我意者皆可自由傳播,即使養網軍以惡劣手段「出征」,也曲意迴護;至於不合執政黨心意的,則就打壓懲處不遺餘力,以致於台灣逐漸出現「壓迫性的制度」。

須知,人民言論自由受保障是憲政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則,大法官會議644號解釋令申明:「言論自由乃維持民主多元社會正常發展不可或缺之機制,其以法律加以限制者,自應符合比例原則之要求。所謂『主張共產主義,或主張分裂國土』原係政治主張之一種,以之為不許可設立人民團體之要件,即係賦予主管機關審查言論本身之職權,直接限制人民言論自由之基本權利。」於此可見,人民依憲、依法確有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的政治自由,這些政治言論都受憲法的保障。人民只要不觸犯《刑法》100條「若有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以強暴或脅迫著手實行者」,即可免受裁判及處罰。

「言論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石,若遭破壞,民主即將地動山搖。台灣民眾艱苦奮鬥得來的言論自由,不僅是民主體制與人權保障之所繫,也是台灣在兩岸制度競爭中的一大優勢,豈可為了壓制不同政見者而罔顧憲法與大法官會議所明白宣示的原則?包容異見,相互參照,才是真正民主的修為,才是台灣民眾和衷共濟的基本要件,更是台灣民主長遠發展的保證。凡是真愛台灣的人,均應奉行不渝,踐履不休。

#刑法 #言論自由 #憲法 #大法官會議 #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