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疫情肆虐,正造成經濟生產與貿易和消費活動的大停擺。就目前的影響所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將今年的全球成長預測下修為-3%。至於芝加哥期貨交易所更在本周二開出首見的負值成交價,5月分的原油合約,最低曾來到每桶負值的37美元。

至於產業經營困境與企業醜聞,更在此時不斷傳出。曾經風靡新世代的廉航與旅遊首選,維珍集團(Virgin Group),於全球35國都設有經營據點。其創辦人Branson最近發出公開信,除了主動進行企業重整,還願意以他所擁有的私人小島做擔保,向英國政府、投資人和金融界尋求資金挹注和貸款協助。

據報載,新加坡油商興隆集團於本月聲請破產保護,無妄遭到牽連的23家國際銀行,總計授信金額約在40億美元,其中屬於兩岸三地的銀行業者,即占該集團借款取得的1/4弱。於提交法院的文件則顯示,油價崩跌且未做充分避險,再加上銀行緊縮銀根而導致周轉不靈,該公司還大量拋售押給銀行的擔保品。

供需原理的應用價值,除價格起落之於調節供需的作用之外,也區別花錢才享有的商品(GOODS),跟花代價請人處理的廢棄物(BADS)。眼前的矛盾景象,以原油煉解做為運輸燃料與化工業的主要投入,即使面對普遍低迷的需求,但因原油可以儲存,終究有滿足需求的時刻到來,怎會變成如同廢棄物一般,出現負值的價格呢?

關鍵即出在期貨合約的設計與理念,於到期日必須進行原油的實物交割;這之後就有脫手能力、去化速度或是儲存成本的考量。位於美國俄克拉馬州的儲油槽,據傳已達到7分滿;而租用油輪在海上停留,好延期卸貨找買主,成本更是高昂。期貨買賣圈的金融投資者此時的考量,若不想在到期之後進行實物交割,自然要拋出手中合約而發生多殺多的局面。

疫情以來的原油需求減少了一大半,而1年以來的價格也跟著下跌7成;卻因為金融投資客的參與其間,紛紛搶著在合約到期之前下車,而引來不少夜半驚嚇。後續的發展,在德州交貨的期約價格反彈到10美元附近;另一方面,英國布蘭登與紐約原油交易,也跟著做下跌調整之後的反彈。

眼前的經貿運作,優先目標在支持疫情防堵與維生必要所需;於生產配置與消費滿足的調整,則是一條漸進磨合與摸索的長路。在消化各方疑慮和供需的差距之後,市場價格總能回穩彈升。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

#價格 #負值 #合約 #進行 #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