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導,《路透社》5月4日引述一份大陸政府內部的報告作為消息來源作出警示,疫情引發全球反中的敵意高漲,北京需為最壞情況做準備,特別是中美雙方恐會出現武裝衝突;報告中也指出,全球反華情緒已處於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最高水準。而國防部也在6日立院質詢中,透露出美軍航母尼米茲號是否於會在南海或亞太地區巡戈,由美軍的部署調整而定。

就在這個嚴峻時刻,一名在國防大學擔任教授的喬良,是掛職的少將,罕見在《路透社》爆料之前接受了在香港出版的《紫荊雜誌》採訪,裡面有2段陳述,確是與大陸一般將領的看法有所不同。謹引述他對中美是否會引發軍事對抗,以及對台用武是否應有所慎重,列在下面敘述之中。

首先,對於美國會否引發中美間的武裝衝突,喬良的看法是保留的,他認為美國現在正處於疫情時刻,不是經濟危機或者其他國內危機時刻,用對外戰爭是解決不了疫情問題的,也轉移不了國內危機。喬良說美國是一個警惕性很高的國家,她有些做法只是及時出台的防範措施,重在防止有人趁機對美國「圖謀不軌」,儘管可以肯定不會有人對美國下手,但美國仍然要防患於未然。

其次,對於眼下是不是解決台灣問題的最佳時機?喬良認為首先要掂量的看法是,中國目前是不是正處在民族復興進程的關鍵時點?他的重點就在強調「這個時點在美國全力壓制中國的這樣一種態勢下,如果我們分身去解決台灣問題,有無可能顧此失彼,中斷中國的復興進程?」而且最重要的,「如果此時選擇武統,是否會給美國聯合西方世界封鎖制裁中國以絕好藉口,同時使其藉機獲得擺脫自身困境的機會。」

從台灣的角度來評析,喬良的觀察面確是比較全面,而且也用理性思維來分析中國一旦對抗美國或對台用武的利弊得失。不過,他在大陸內部幾乎是一面倒受到批判。

這提供了作者大膽假設的機會,若以他是名職業軍人、而且位居將軍的身分為本,他能在「對抗美國或對台用武」的話題上,用理性角度而不以民族情緒為出發點來分析,且尚連帶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話題上,曾特別提到「對中國人來說,沒有比實現民族復興更大的事業!一切都必須給這一大業讓路,包括台灣問題的解決。」這些話,確有反映出中共黨中央的焦急及憂慮之處。

另外,這是篇訪問稿,問題當是由雜誌先編撰。若以《紫荊雜誌》背後有新華社及中宣部的支撐來看,依他們早就了解喬良曾以《超限戰》一書蜚聲海內外的戰略界,他常常以出人意料的視角在事關國家安全的大事上提出不同凡響的觀點。所以,當這篇文章同樣也希望得到喬良理性來答覆時,在事後尚肯予以全文刊出,沒有任何篩檢,已非常明白這個話題在某種程度上已被允許可以說出「在台灣問題上中國不能跟著美國的節奏跳舞」。

更有意思的是,就在《紫荊》一文引發爭議後第2天,喬良在《中美印象》再發表一篇專文,一句「在這一攸關國運的嚴肅課題面前,一切只憑熱情或熱血就下斷言的說辭,都是輕率甚至輕浮的。中國的答卷上,只能有冷峻的、清醒的、不容置疑的實力,沒有其他」,已可充分證明喬良是有備而來。

(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喬良 #中國 #美國 #解決 #台灣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