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為了推卸抗疫不力的國內咎責聲浪,不斷指控中國大陸隱瞞新冠病毒的疫情,甚至認為病毒來自武漢的實驗室,因此儘管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各國採用COVID-19稱呼這個大流行傳染病,但川普仍使用「中國病毒」的名稱,不僅要向北京政府的隱瞞疫情求償索賠,還要繼續打貿易戰。由於川普處理COVID-19的態度過於輕率,而美國死亡人數已逾6萬,超過越戰喪生的人數,再加上美國失業人數不斷攀高,已經衝擊到今年11月他競選連任的選情,這是中國必須成為咎責對象的原因。不僅如此,共和黨還提出一份長達50頁的教戰手冊,要求投入選舉的共和黨將美國目前所有的問題都歸罪給中國。

事實上,川普和許多歐洲國家的領導人一樣,並非沒有獲得任何的訊息,但他卻傲慢地不把疫情當回事,等到疫情擴散後又提出各種出爾反爾、缺乏科學根據的說法和治療方式,延誤了寶貴的部署時間;如今,在各方嚴厲譴責的情況下,當然只能找一個代罪羔羊,就是目前已成美國全民公敵的中國大陸。

如果川普的指控屬實,我們也相信北京政府對處理疫情的透明度確實值得商榷。為何離中國大陸最近的越南和台灣,都能將感染的人數分別限制在300及500人之內,且死亡人數台灣僅6人,而越南更是零?難道是北京與河內及台北的關係特別良好,因此提前讓我們知道疫情的嚴重性,而能夠超前部署,將疫情的傷害降到最低?

越南和中國大陸雖同為共產國家,但兩國曾在1979年時經歷過「懲越戰爭」,也長期因為南海的主權爭議而不時發生衝突。台灣自民進黨執政後,早已和大陸漸行漸遠,兩岸關係不僅是冰封,更愈來愈沒有一家親的氛圍,怎麼可能會得到北京關愛的眼神,讓我們提前預備?

若是北京以越南和台灣為例,指出歐美國家疫情擴散快速,乃是因為領導人過於傲慢無知,未能對重大傳染病做出適度的防範,並且用台灣和越南為例,我們該如何回應?當美國和其盟友向中國索賠時,我們難道要加入這個行列,儘管台灣受到的衝擊相當有限?如果我們不加入川普的反中陣營,美國可以諒解嗎?

若是我們自稱因為有SARS的防疫經驗,以至於全國上下都能積極配合戴口罩和居家隔離等政策,而宣揚自己的公衛成就,那不等於是暗示美國和歐洲國家的政府過於散漫?因為如果台灣能,其他國家當然也可以做到,特別是先進的歐美國家。

當然,最讓我們想不到的乃是由於我們的模範生表現,有可能成為各國要求賠償時,北京政府的最佳救援投手,因為全世界都知道目前兩岸關係相當緊繃,官方資訊的來往早已中斷,但卻能夠在雙方人員往來和經貿高度的互動時,先行對航班及旅行做出限制,成功地達到了阻絕病毒於境外的好表現。在資訊有限的情況下,如果台灣能,為何美國不能?如果越南也能,為何其他國家不能?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台灣 #川普 #美國 #中國大陸 #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