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初,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引述外交人士與世衛組織(WHO)內部會議紀錄指出,美國總統川普政府正尋求關鍵盟友支持,以恢復台灣的觀察員地位,且擬與日本、澳洲、英國、法國與德國等共同連署致函WHO祕書長譚德塞,要求譚德塞邀請台灣出席世界衛生大會(WHA)。世衛組織也證實,將在5月18日世界衛生大會上,由成員國們辯論台灣是否能以觀察員身分參與議題。

對照新聞報導,台灣的防疫成績與國際公關似乎已告奏效,那麼,今年我國參與WHA會議的機會,究竟有多高?從國際政治博弈和WHO運作規則的角度看,台灣參加本年度WHA會議,前途依然多艱阻。陳時中痛批世衛組織官僚,似乎也透露了悲觀的信號。

WHO是聯合國的專門機構,WHA則是WHO的最高權力機構。從法理上而言,台灣既非聯合國的會員國,當然也無權參加聯合國下屬的世衛組織,更無權參與世衛組織最高權力機構的會議了。台灣要想以觀察員的身分參與WHO或是WHA,必須有WHO的善意邀請,或是多數會員國的同意,而多數會員國的同意,又往往繫於中國大陸的善意。

按理,世衛組織的祕書長有權依業務需要,主動邀請特定對象以觀察員身分參與WHA,但是,祕書長譚德塞為何迴避運用這項權力,而將台灣參與WHA的問題拋給世衛組織會員國呢?譚德塞此舉顯示,他對台灣網軍用歧視性的字眼霸凌他,至今難以釋懷。而他對於美國總統川普對世衛組織以及他個人的獵巫行動,仍然憤恨難平。反之,將台灣能否參與WHA一案,交由成員國辯論決定,支持譚德塞的中國以及多數未開發以及低度開發國家,勢將以人數優勢否決西方同盟得提議。

那麼,台灣可能得到中國大陸的善意嗎?2016年以來,兩岸關係一步步走入谷底,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台灣的種種防疫政策都不忘嗆中、反中,以至於大陸方面早已認定台灣「以疫謀獨」。情勢如此,中國大陸豈會在會員國的辯論中,釋出善意,邀請台灣參與WHA?

換位思考,中國大陸最可能的台詞或將如下:第一,重申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第二,重申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國適時適當地向各國的衛生醫療當局通告疫情,相關疫情,也都依照「海峽兩岸醫療衛生合作協定」通知台灣衛福部。第三,WHA若願意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會議,中國願意代為轉達邀請函,並強調邀請函上的受邀對象,必須註明「中國台灣」。中國大陸果若祭出這番說詞,不僅多數與中國交好的WHO會員國會應聲支持,恐怕還會將台灣逼到進退維谷的角落。

事實上,此次WHA會議因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程將以視頻會議方式進行。參加與否,對於號稱防疫成績優等的我們而言,收穫有限,意義也不大。台灣真要與世界各國分享防疫的成就,大可透過無遠弗屆、萬國皆達的互聯網與視頻社群媒體。說透徹些,台灣在乎的,不過是想藉機在國際參與上找到一個突破口,讓世界可以看到台灣「這個國家」罷了。

然而,回顧重返WHA的這段艱辛路程,我們不得不說,一則,我們犯了捨近求遠的錯誤;二則,我們犯了國內民粹轉外銷的錯誤;三則,我們交好一個好大喜功、滿嘴謊言的大朋友,卻得罪了更多的小朋友。國際政治博弈,拳頭硬固然重要,但很多時候,還是得用數人頭來代替打破人頭。

台灣真想藉此機會重新站上國際舞台,何妨宣布,在不附帶任何條件的前提下每年捐款3億美金,填補川普停止資助世衛組織所造成的缺口?如此,無所求卻能得道多助,化敵為友,贏來國際公關的大勝利。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台灣 #WHA #世衛組織 #WHO #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