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填這份,你填這份」,律政的公證人把表格推到我們面前,我們倆低頭看了一眼,有點困惑。

「我們要互相填對方的資料是嗎?」我想還是問清楚再填比較好。

「沒有,你們各填各的。」我們點點頭互換了手裡的表格。

「咦?原來不是妳嫁過去啊,我們這邊嫁進來的少,嫁出去的比較多。」公證人這才發現,原來陸配不是我。

確實就比較偏僻的大陸三四線城市來說,嫁出去的遠多於進來的,那我是怎麼一回事呢?其實理由非常簡單且實際,就是──我有了。

其實剛開始的時候想了很久,一直想到快要回台產檢,我都還沒有下定決心要結婚,畢竟奉子成婚不一定是件好事,我總想著要理性一點看待未來。但,又能看得多遠呢?

我不是一個很遵循傳統的人,但先生家,是一個比較傳統的小村子,在我的考慮裡這會是個問題,而且無法避免地必須面對。如果他的家族接受不了一個不傳統的媳婦,那這整件事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但先生很篤定的跟我說:「你可以做你自己。」大概是因為這句話所以我覺得這段婚姻或許未嘗不能試試。

回台灣產檢的前一天,接了通電話,大致上的內容是:他們山裡的一個小小村子,全村牽一牽都是親戚,站在親戚的角度和立場他希望我可以「按規矩」來,意思是有了孩子就該結婚把他生下來。我心裡忍不住想才剛討論完沒多久,與論的壓力馬上就出現了。

因為後來確定要辦結婚手續,產檢完再度前往中國時就把第一站設在成都,四川唯一可以辦涉外婚姻登記的地方。以前聽說過兩岸的婚姻手續麻煩不一定但肯定非常耗時,親身經歷之後覺得實在沒有更貼切的說法,有的事情要三五天,有的事情要一個月,能做的就是等。

完成了在中國的結婚登記,感覺事情完成了一半,但其實就結婚這件事來說已經完成了,因為回台灣之後不用再登記,只需要去戶政事務所將身分證跟戶籍謄本換新。接下來就是讓陸配登台啦!

回台之後到海基會領了公證書,前往戶籍所在地的移民署服務處辦理團聚證,團聚證大約需要三周的作業時間,期間移民署的人還到家裡來家訪。整個流程非常順利,一切都在預計的時間點上完成。

到了抵台的當天,我們倆需要再機場分開被面談,內容跟當初移民署家訪的內容相差無幾,大概因為訪談員一開始就認定不是假結婚所以也沒被問什麼太刁難的問題。歷經了幾個月的時間,終於完成所有手續,先生開始在台陪我專心待產,等待寶貝呱呱墜地。

做為一名陸配,對於台灣的親朋好友來說就像一本活的故事書,大家都喜歡問:「這個你們那裡也有嗎?」、「這個你們那裡怎麼說?」先生總是不厭其煩的回答,偶爾帶上一兩件趣聞,大家聽得心滿意足,也勾起了大家想要一同前往對岸飽覽一番的心思。

從沒想過有一天交上一個中國的男朋友,更遑論結婚生子,但這或許就是上天安排的緣分吧!是上天安排我們走再一起,牽住彼此的手,一起笑看人生的各種風景;一起品嘗人生路上的酸甜苦辣。

(阿茲/嘉義)

#陸配 #比較 #結婚 #兩岸 #產檢 #兩岸一家人 #兩岸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