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四年一度NCC委員大換屆時刻,綜觀此次名單,5位提名人中3位已有NCC任職經驗,兩位甚至有代理主委歷練,可謂歷屆中最穩健的組合,外界亦可期待未來NCC政策方向應不會大轉彎。

然在平穩過渡之際,仍有值得憂心處。在新冠肺炎肆虐下,實體產業蕭條,雲端服務、線上影音及遊戲等則坐收虛擬紅利,進而造成產業結構鉅變。全球線上影音龍頭Netflix今年第一季就增加了1580萬新用戶,而有線電視卻為沒有廣告收入陷入衰退。在台灣,線上影音服務也將與有線電視及中華電MOD分庭抗禮,躍升為第三大收視平台。

新一屆NCC應盡速矯正因法規偏倚而造成的差別待遇與不公平競爭,避免影音產業失去成長的契機。這其中包括鬆綁有線電視的監理如定頻政策、強制多元付費方案等;線上影音部分,則應訂定法源,以兼顧市場與消費者保護立場,規範無差別待遇、隱私權與資安防護、資料儲存與再利用限制等。尤其,境外業者的規模比本土龐大,若無落地條款,則無法納管,恐造成壟斷現象。

過去幾年,民進黨及時代力量黨團屢屢提出「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儘管電視仍是民眾獲取新聞的主要管道,但其比重逐年降低,紙媒更是無足輕重,若仍執意禁制昨日黃花,形同宣判有線電視的死刑。反觀社群媒體,無傳統媒體的重度管制,散播假新聞力道卻遠勝傳媒,NCC應設立社群媒體之主導業者條款,當業者市占率超過一定比率,則比照線上影音服務監理,才能確保使用者權益。

至於電信,行動網路已取代固網,故NCC最重要任務就是完善頻譜管理,包括釋照、清頻及回收政策,讓供需均衡。甫結束的5G競標,因僧多粥少,又缺乏降溫機制,如設定每家業者取得頻譜上限、鎔斷(停止競標)等,故造成競標失速情況,增加業者負擔,不利5G發展。

NCC除改善競標缺失外,更應從源頭做起,宣布未來5年頻率釋出及回收時程,讓業者心有所本,不致盲目競標。政府雖已規畫近600億預算補助業者發展5G,但鑒於過去補助業者推動行動智慧城市的結果都是失敗的,政府應放棄紙上談兵的指導模式。最有效激勵5G發展的方式即以基礎建設之人口覆蓋率為準,業者建設每達一定比例,則撥發相對應之補助款。

最後,本屆NCC白皮書提到黨政軍經營媒體問題要回歸《政黨法》與《預算法》處理,但仍然維持一股都不行。民進黨若想長久執政,解決黨政軍問題勢在必行,如此才可大量掌控媒體,遂行宣傳。然黨政軍限制畢竟是民主黨的神主牌,多年來靠此議題獲得多少覺青的支持,是否能在新一屆NCC手上革除,我們且拭目以待。

(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NCC #業者 #線上影音 #競標 #有線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