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新冠肺炎(COVID-19)尚在肆虐全球階段,但各國政治領導人卻迫於經濟復甦的殷切社會需求,正在逐步啟動解除封城的命令,以因應另一階段的疫情持續和可能的演變。台灣算是防疫有方,已連續30天無本土案例,不僅國人可以放下有如世界末日來臨的憂心,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每天的記者會亦多喜形於色,可以輕鬆報告疫情,著實令許多外國政要欽羨不已。

固然此時此刻國人仍須戴上口罩,勤加洗手,眾人集會也仍須保持適當的社交距離,絕不可以因疫情緩和即掉以輕心,肇致第二波疫情的氾濫。目前大眾最關心的,可能是政府紓困和振興經濟方案如何推動和執行,國人皆希望紓困能真正解困,而振興等於中興。

在這些沉悶的居家自主健康管理的日子裡,國人固然感佩政府醫護人員的不眠不休,認同中央疫情指揮官的指揮若定,但對於疫情外的處理作為,則有諸多不夠周延之處,以致購買口罩儘管起個大早也要大排長龍,卻仍一罩難求,有謂「口罩之亂」。近日來,由於疫情放緩,對於酒店、舞廳的解禁,中央與地方竟然互踢皮球,誰也不想成為解禁的決策者,究竟問題何在真令人不知所以然;尤其貧困家庭申請紓困,更是看到中央有中央的審核程序,地方也有地方的審核作法。這時台灣已不是一國兩制而已,難怪輿論一片罵聲。

從這些處理的經驗,檢視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治功過,幾乎可以確信,醫護專業與社會行政有很大的不同;即使衛生福利部身兼「公共衛生」與「福利服務」的兩項重責大任,仍然無法樣樣兼顧,做到恰到好處。究竟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角色應如何,實在需要好好檢討,以使防疫與紓困、經濟三部曲終能圓滿達成。

基本上,在防疫蔓延初期,宜由防疫的醫護專家擔任指揮官,但在疫情控制下來之後,即要進入紓困階段,如再由防疫凡事小心翼翼,甚至以不作為的保守思維處理眾人之事,必然是見樹不見林,很難得到民眾諒解和支持。此時指揮官宜有社會治理的開闊心胸,抱著「莫忘世上苦人多」的悲天憫人心態,能由照顧弱勢者入手,以規畫各項紓困作業,並且以「服務到家」的設想去推動,相信民怨會相對減少。

比較麻煩的,反而是振興經濟的方案。這不僅要苦民所苦,而且要有斤斤計較的經濟頭腦。政府編了1兆500億元的特別預算,其中究竟用在振興經濟的額度有多少?其可能產生的綜效更要好好計算。這絕不是醫事專業的防疫指揮官所能勝任。此項任務是疫後最艱鉅的政治工程,需要智慧與才氣。

這次的防疫經驗幾乎可以看出台灣的「府際關係」(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關係)仍然充斥著政治算計。對於府際治理務必依循「防疫在集權」,「振興在分治」的法治原則,凡事絕不宜混同處理。振興經濟固然中央可以有經濟政策、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之交互運用,但地方卻需要有「地方創生」的步調和作法,才能真正解決民眾的生活困苦,將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治計畫做到盡善盡美。

(作者為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客座教授)

#防疫 #國人 #振興經濟 #紓困 #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