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道別離,又說什麼在一起,如今雖然沒有你,我還是我自己。」摘下耳機,REMEMBER_ME咖啡館即使到了晚上十點多人潮依舊,林森北路上的路燈,格外顯得的孤單。那些我想挽回的,終將成為過往的記憶點。最後一次寫些關於你的故事了,在吧台上敲打著鍵盤,因為我已經沒有力氣了,也許時間久到,我已經漸漸忘記你的樣子。後悔過這段日子嗎?沒有。畢竟每一個階段都有一段無法忘卻的美好時光。

新年的最後對話

有一段時間,拚命地發朋友圈,想證明自己過得很好。後來想想真是可笑。此時,我想可能永遠不會再那麼喜歡一個人了吧。

「老大,我喜歡你三年了,不過我今天有男友了,現在的我很幸福,希望你也是,你會祝福我的,對吧?」我告訴自己等到哪一天有男朋友了,會第一時間打電話跟你講這個好消息。

今天聽了一句話:「光明正大的單戀,也是一種給對方的道德綁架。」

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晚上十一點。

這是老大和我最後的對話:

「謝謝33,祝你新年快樂。今天在家裡待了一天,然後晚上看了一部電影。在過去的十年非常的美好,也很高興認識你,希望下一個十年我們還有機會見面。就這樣,新年快樂。」

「如果三十歲老大還沒有結婚,要不要考慮我呀?」

聊天框沒有其他訊息了,我想這就是最好的結局了,是吧?

二月寒冬,台北松壽路上的風,格外的冷冽。曾經一直以為戀愛是件純粹不過的事情,然而遇見了老大,很痛,卻從不後悔。

「老大,你知道嗎?幾百次想衝動地打開我們微信聊天室,把你拉黑,卻遲遲不敢。」

「因為我知道,微信是我們最後的連結,沒有了它,我不敢往下想。」

二零一七年七月中旬,我們在杭州相遇,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你開始工作,而我還在學習。生活的忙碌使我淡忘了對你的想念?又或是說,沒有誰能抵抗歲月的洗禮。除了戀愛,我們忙著長大求學、就業生計,但總會在漫漫長夜的某個瞬間,想起曾經的我們。

「謝謝你,成就了現在的我,但不是因為你。」

年幼時期的我,從未思考過兩岸文化差異會成為阻撓很多事情的發展,台北到杭州,到底是生長在中華民族的血液里,不曾深思過三觀會落差極大,也或許是我曾經自信地認為有能力去改變你的想法。

二零一八年三月。

「我在上海了。」

「那要不要來杭州找我玩耍,我幫你訂飯店。」

「不用啦,我隔天就要搭飛機回台灣了。」

「就來一天,應該可以吧!你到了杭州,我去接你。」

「好。」

上海浦東高鐵,陌生的環境,我用畢生跑馬拉松的百米速度,再差一秒鐘,就上不了高鐵。坐在高鐵上,眼淚不爭氣的掉下來,我哭了。

四十分鐘後,杭州東站。

白衣黑褲還是一樣熟悉簡潔的穿著,沒有改變。電話的那頭沉默著,雙方互相走得更靠近,彼此都沒有說話,彷彿時間靜止。

老大率先打破了沉默,「走吧,我開車帶你去我們學校逛逛。」坐上車,我靜靜地看著你開車,車子緩緩的行使,音響放著張國榮的《怪我太過美麗》,慵懶而低調。

「你要是累了,先睡一下,我到了叫你。」

「不累,這裡真美,生活好棒。」

第一次搭大陸高鐵

一整天很快就過去了,你帶著我逛了你成長讀書的地方,搭了杭州當地公車,感受了獨特的文化風情,吃了一個泰國菜和杭州菜,巧遇了你大學的同學,離別的時間就到了。

杭州東站的夜色,站在高處,這城市顯得格外繁榮。

站在高鐵最近的交叉口,誰都沒有說話。

擁抱後我低著頭轉身離開,不敢看老大,怕一回頭,會無法控制自己的哭出來。

這是我,第一次坐上男生的車上,第一次搭大陸高鐵,第一次一整天單獨和一個男孩子相處,第一次讓男孩付錢買單,第一次走進他的校園浙大瞭解他的生活,第一次看喜歡男孩父母的照片。

因為你,我開始聽粵語歌,也因為你,我開始喜歡上日本文化,遷就著你喜歡的東西。杭州東站,會是我們最後相見的地方嗎?我不敢往下想。

你在遠方 好好就好

二零一八年十月九日,老大二十二歲生日。

我手寫了一封信和陳綺貞的專輯私房書給老大。而大概過了三個星期收到了回覆:

「珊,我昨天晚上才回家!今天早上看了你寫的信,非常的感動。在金華這個小地方待久了,回家都覺得很新鮮,能看見這樣一封信,覺得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像我這樣悶得要死的人你還給了我這麼多的善意,實在是有點誠惶誠恐、受寵若驚。你是我失落的大學里最閃光的記憶,和你相遇更是讓我內心溫暖。但是誠如你所說的,漸行漸遠好像是一個悲傷而無奈的現實,或許是因為我的性情,或許是因為我的處境。……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為什麼會一步一步走上這樣一條道路,但生活或許就是這樣吧!最後,即便是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哪怕遙遠,也要永遠做彼此的明燈呀!」

我草草看了訊息,正趕著去桃園拍攝模特照,匆匆的掃了過去,心中沒有什麼起伏,可能是心中有所瞭然吧!

「世界這麼大還是遇見你,我很迷茫,這種單戀的關係,何時才能停止,曾經不敢承認,但在學習放下的過程,似乎坦然面對是最好的解決之道。」

很多人,會隨著時光的蹉跎著,而漸漸遠離我們的生活圈。

最後我說:「你在遠方,好好就好。」

你說:「我在遠方,但一直都在。」

(林珊妤/輔仁大學學生)

#單戀 #杭州 #兩岸 #高鐵 #兩岸新時代 #兩岸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