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在第15任總統就職演說中,闡述了國家發展藍圖。在產業發展方面,表示要在5+2產業創新的基礎上,打造「六大核心戰略產業」,要讓台灣「成為未來全球經濟的關鍵力量」。

「六大核心戰略產業」中,半導體和資通訊產業是台灣傳統強項,也是疫情下台灣經濟仍能維持成長的關鍵力量;資安產業則是國際超限戰下的新興需求;生物及醫療科技產業在本次肺炎疫情中,展現了無以倫比的發展潛力;國防及戰略產業在國家安全威脅下,顯示了重要性;綠電及能源再生產業,在全球環保意識高漲下,成為不得不發展的產業;關鍵民生及戰備產業,從口罩、醫療設備、能源和糧食,都在對抗肺炎之下,獲得了全新支持。

蔡總統接著提出產業發展策略,要以國內,特別是公共部門的需求,來維持國家的基本能量,再組成各種國家隊,建立台灣品牌擴展全球市場。輔以改革的金融體制、更多元的金融手段協助產業金融需求;更安全的產業環境;和美日歐簽署貿易或投保協定;續推新南向政策並開發其他市場;全力爭取全球頂尖技術、研發和管理人才;在雙語國家和數位領域培養人才強化產業競爭力。

這些策略多半是老調重彈,像新南向、金融改革、貿易協定、引進人才、雙語等項,蔡政府4年來沒啥顯著績效,不觸及如何矯正其乏善可陳的深層因素,不可能在新任期就會有所突破。而強調公共部門提供基本需求,組成國家隊來擴展戰略物資製造業,令人想起政府在2009年籌組「台灣記憶體公司」的失敗經驗。「口罩國家隊」模式之所以能成功,因其攸關國民生命維護,是特殊時空下的產物,若想依循推廣至其他品項並進軍國際,就有可能成為「台灣記憶體公司」的更新版,除提供法規調適和適當租稅誘因外,政府介入往往鎩羽而歸。

值得注意的是,在「六大核心產業」的發展策略中,透露了一項和先前5+2類似的嚴重問題,就是完全不見「服務業」的角色。既然服務業產值已占經濟生產(GDP)的6成以上,但在產業發展策略上卻視而不見,怎可能會是妥適的產業策略?總統發言必將成為後續國家資源規畫的重要依據,這將造成資源繼續不成比例地投入製造業中的高科技業,讓已呈現不平衡的產業分布進一步惡化─資通訊和相關電子業的發產進一步強化,服務業的動能和發展進一步遲滯。一個強大的電子產業搭配競爭力平庸的服務業和傳統製造產業,除了強化產業不均的風險,也加速所得分配不均,將繼續引發社會問題。執政黨似乎未從「高雄革命」或「庶民革命」得到教訓?

最後,國防及戰略產業對台灣這樣面臨特殊國際環境的小型經濟,可能耗費巨大卻難獲得「規模經濟」,需慎選項目發展。而且,若未能從「慶富案」獲取教訓改革體制,也可能淪為鏡花水月一場。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全球商務系兼任副教授)

#產業 #服務業 #台灣 #戰略 #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