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第二任期已經開啟,未來4年對台灣而言是「空前的挑戰和絕佳的機會」。蔡英文在演講中提出,這次新冠疫情對全球的衝擊既深又廣,改變了全球政治經濟秩序。這個判斷是對的,在即將構建的新的全球政治經濟秩序中,台灣該躋身何處?如何處理跟美國的關係是關鍵。

目前的全球政治經濟秩序是二戰後美國一手打造的,美國也是獲益最多的國家。然而,早在疫情發生之前,川普帶領下的美國就不斷「退群」和「威脅退群」,這看在很多美國戰略學者眼裡簡直是痛心疾首。近日,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萊斯在《紐約時報》撰文稱,川普的短視助長了中國的崛起,讓傳統盟友對美國的決定產生懷疑,讓全球夥伴對美國產生敵意,破壞了美國好不容易建立的遏制中國的聯盟關係,把全球領導權拱手讓給中國。這種說法雖帶有美國國內政黨政治的偏見,但卻道出了美國全球戰略出現的重大問題。相信,對這一判斷,台灣學者也表贊同。

未來新的全球政治經濟秩序為何,目前尚不清楚。美國能否真的另起爐灶,重新打造一個全新的閉環和規則,多數人的看法是悲觀的。首先,美國現在的實力遠比二戰後的實力弱得多,而且川普「唯利是圖」、「出爾反爾」的個性也限制了其他國家對美國的追隨。此外,川普似乎也無意打造新的世界體系,其說過的大話如同他金色的頭髮一樣,一直飄在空中。中國會取代美國成為「舊世界秩序」的領頭羊嗎?目前看來中國並無這樣的企圖。但是,中國正與歐洲、日本、俄羅斯等全球大國一起,努力維護既有國際政治經濟體系的運作,並在其中發揮關鍵性作用,這在剛剛閉幕的世界衛生大會上的表現就可以看出。

在這種背景下,台灣該如何選擇呢?過去4年,台灣的選擇是緊緊地跟隨在川普政府身後,甘心當美國制衡中國的馬前卒。在美國亞太盟友和夥伴體系中,台灣是唯一一個這樣做的。不論是日本、韓國還是菲律賓、澳大利亞,都在尋求所謂的「兩面押注」策略。當然,台灣似乎也得到了美國的支援,包括美國國會制定了諸多所謂的「友台法案」,國務卿蓬佩奧還在5.20發表聲明對蔡英文表示祝賀。可是,就如同很多人指出的,美國的支持都是嘴炮。美國支持台灣參加世衛大會,哪怕有《台北法案》的規定,可是它並不在世衛大會上提案;蓬佩奧恭賀蔡英文連任,卻同日要求台灣購買每枚價值達1000萬美元的魚雷(2017年6月美國宣布出售相同型號的魚雷給台灣,平均每枚544萬美元)。這是在幫台灣嗎?這是為台灣的利益著想嗎?美國作為一個極度現實主義的國家,其背親棄友的事情台灣不是不清楚,被美國拋棄的慘痛經歷台灣也不是沒有。

未來4年呢?民進黨當局還要繼續「倚美抗中」嗎?蔡英文在演說中並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今年是美國的大選年,正如很多專家指出的那樣,川普一定會把「中國牌」作為競選的主軸之一,以「中國的錯」來掩蓋其所有的執政失利。可以預期的是,美國也一定會對中國打出「台灣牌」。不論是強化美台軍事關係,還是提升官方互動層級,甚至於邀請蔡英文訪美,這些對台灣方面而言都是致命的誘惑。台灣能夠抵擋住誘惑嗎?如果抵擋不住,應該非常清楚所引發的後果。美國現在已經把很多戰略力量撤退到第二島鏈,在第一島鏈上的台灣能夠獨善其身嗎?所以說,目前兩岸關係最大的危險是美國的深度介入,川普政府把台灣當成國內政治的提款機。如果蔡英文當局不看清這一點,並做到防止兩岸危機的「超前部署」,哪怕是再好的兩岸政策宣示,哪怕是約束再多的「激進台獨」活動,都無濟於事。

(作者為大陸智庫研究學者)

#美國 #台灣 #中國 #川普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