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多次精準預測美國大選結果的牛津經濟研究院,最近針對今年美國大選提出預測結果,認為美國經濟如果不能盡速從新冠疫情中復甦,川普將遭遇歷史性慘敗。該預測進一步提出,川普將僅得到35%得票率,而民主黨的拜登則可以拿到65%的選票,進而拜登可以獲得328張選舉人票,超過獲得210票的川普。

回顧2016年美國大選,川普雖然贏得大選但其實在總得票數上落後於希拉蕊,換言之,川普自始至終都沒有得到過多數美國人的支持。雖然他上任之後迎合中小企業、藍領工人特別是保守派選民的意識形態和經濟需要,幫助他鞏固乃至擴充了支持基礎,但當初希拉蕊之所以低估了川普,而在若干搖擺州失利,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支持川普的中產階級羞於承認對他的支持,而導致民調失準,而如今的情形則顛倒過來,深陷民粹主義激情不能自拔的川普支持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樂於表達支持,反而是討厭川普的選民在累積憤怒,這次疫情過程中川普政府的甩鍋大戲也凸顯這個執政團隊的荒謬,讓愛國的美國人感到前所未有的丟臉,所以歐巴馬在推特上的一句Vote,成了美國人的心照不宣。

這一局面可能無法呈現在媒體上,畢竟現在美國的媒體也陷入極度的撕裂中,川普陣營對此了然於胸,所以他們擬定了針對中國的甩鍋策略絕非空穴來風,而是嚴密紮實的行動計畫。這次520蔡英文就職,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以及國務院高層官員,破天荒地發表聲明表達祝賀,其實就是川普政府挑釁中國的一道前菜。後續針對中國的行動只會更多,很多人也都擔憂後續的衝突熱點可能會發生在台海或南海。

當然,這不意味美國真的做好準備與要大陸發生熱戰,但透過挑釁來激起大陸的反擊,從而挑動起美國社會的反中情緒,卻是成本低廉的行動。而在兩岸關係上,蔡政府對美方的配合度極高,不像南海周邊國家那樣致力於風險管控,所以美國可能更傾向於在台灣問題上製造事端,以配合其國內的競選造勢需要。

美國過去在兩岸問題上扮演著煞車皮角色,因為這最為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如今川普為了選舉需要,早已將這一職責拋之腦後,而變成主動挑起事端的角色。事實上,海峽兩岸反而有所警覺,大陸最近有意降低武統調門,避免內部敵對情緒帶來不可控的演變,蔡政府同樣也有所收斂,畢竟眼下已經沒有選舉壓力,動員反中情緒也無顯示必要。

然而美國的誘導對蔡政府來說畢竟是一大利多,即便他們認識到潛在的風險也很難拒絕,這就有可能帶來一種飲鴆止渴的效應。為了暫時的內宣需要,而持續配合乃至迎合美國的行動,即便這會帶來兩岸之間衝突風險的急遽上升。從這個角度看,如何忍住美國的小惠,而著眼於兩岸大局,已經到了蔡政府做出政治決斷的時候了,如果還是繼續隨波逐流,等到美國大選結束後,大規模的後座力就會隨之而來。

#川普 #美國 #美國大選 #蔡政府 #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