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載台大學生會要提案清除校內的「不義遺址」,由於校內已無蔣公銅像,所以以校長命名的空間便疑似成了箭靶。許多校友擔心傅鐘、傅園會遭破壞,紛紛發動連署抵制。或許因為反彈聲浪大,學生會又趕緊撇清說拆傅鐘一說是台大校方刻意曲解,要校方向全民道歉。

台大學生會的所謂轉型正義,頗多令人費解之處。首先,會長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他們的轉型正義不是只針對傅鐘、傅園。言下之意,他們並不否認要消滅傅鐘、傅園,而且還可能對付其他校園內以人物命名的設施或建物。如今卻反咬說拆傅鐘是校方的扭曲,豈非做賊的喊捉賊?

其次,如果校內以人物來命名的空間都要轉型,那麼請別忘記,農經系還有間前總統李登輝系友文物陳列室,應一併列入轉型正義的對象。再者,根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二條,不義遺址應該保留,該清除的是威權象徵。請先弄清楚二者的區別再來談轉型正義。

事實上,《促轉條例》爭議極大,大學教育的目標之一,是訓練獨立思考與研究的能力。最高學府的學生代表不但不去思考法案本身的合理與否,反而盲目地附和當權者,要在校園執行當權者所認定的轉型正義,無怪乎被輿論批評為民進黨的爪牙,想藉此作為從政的捷徑。所謂士大夫之無恥,恐怕莫此為甚。

傅鐘是台大精神的象徵,在威權時代,校長傅斯年不懼威脅,勇於捍衛學術自由,為台大樹立了獨立思考、不受政治干擾的典範。自由,正是台大的驕傲,誰要假轉型之名摧毀傅鐘,就是在搞威權復辟。太陽花學運尚且引用過傅斯年的「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卻仍有激進分子因為傅斯年是所謂的「中國國族主義者」而否定他。若是非我族類必滅之,那麼,台大的前身是日本帝大,椰林大道有向日本天皇朝聖的意味,是不是應該先拆掉才對?

這幾天在Line接到大學系內和社團同學要求連署搶救傅鐘的連結,有人懷疑新聞的真實性,有人不相信會成真,更多是彌漫著憤怒或悲傷的情緒。據筆者的了解,很多台大在學學生都覺得所謂的「校園轉型正義」是沒事找事,無聊透頂。倘若這種政治髒手伸入校園的事件,只是少數激進分子刻意帶風向,以企圖達到某些政治目的,那麼不但應加以譴責,有良心的台大學生都應該發起反制。最保險的方法,不如按照部分校友的提議,申請傅鐘與傅園成為古蹟。歷史不到半世紀的中正紀念堂都可列為國定古蹟了,傅鐘與傅園有什麼問題呢?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校友)

#傅鐘 #轉型正義 #傅園 #台大 #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