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通過後,緊接而來的是高雄市長的補選競爭。民進黨以罷韓國家隊扳倒韓國瑜市長後自然老神在在,準備讓高雄市民只能在同一家品牌裡繼續挑選和上次同樣的商品。民眾黨此時則趁機拋出藍白合作的構想,想吃國民黨豆腐自然不在話下。但國民黨現在的孱弱,不足以抵擋民進黨在高雄的為所欲為,甚至連在中央也難以制衡其一黨獨大的專橫。當自己實力有限,「敵人的敵人」未嘗不能是朋友;透過藍白結盟以增強自己力量,為台灣民眾保有政治上的另一個選擇,又未嘗不是一個靈活的思考方向。

國民黨在罷韓戰前後,讓人感到並不積極,確實留給民眾黨見縫插針,挖角藍營支持者的機會。但民眾黨實力有限卻是無情的現實,如果能獨自推出夠強的候選人,何需尋求藍白合作?柯文哲之所以敢占國民黨便宜,應該是算準國民黨不會輕言合作。

儘管國民黨中央現在的回應也沒說死,國民黨內對於藍白合作的擔憂不難理解,主要就是擔心支持者混淆藍白的界線,最後被民眾黨收割。但是高雄市長補選一役,國民黨要獨自贏得勝選,希望渺茫。幾乎可以預見,補選的失利,會讓藍營部分支持者對無法抗衡民進黨的國民黨更加失望;對堅定的韓粉而言,更會對黨中央無法為韓討回公道而心存怨懟。國民黨與其拱手讓民眾黨接收不滿的支持者,不如大膽跳脫既有框架。事實上,就算藍白合作,高雄補選未必勝出,但藍白合作後就算敗選,民眾黨將難接收藍軍支持者。如此,國民黨不僅失分有限,在政治上也更進取。

首先,從民進黨的初選過程,以及罷韓的操作等等,國民黨與民眾黨均體認到民進黨為勝選,即便自己同志都可以無所不用其極,毫不手軟,趕盡殺絕,更別說是黨外對手。未來不論誰要挑戰執政大位,或阻擋其政治利益,綠營國家隊與網軍將會毫無懸念地圍殺,如同對付韓國瑜一般。柯市長想把綠營下一個箭靶推給侯友宜市長,但以鄰為壑並無法保全自己,與其被民進黨各個擊破,或許結盟力抗會有更好的結果。

高雄其實只是藍白合作的試金石,如果雙方可以在高雄合作,就開啟了未來在2022年地方選舉,甚至2024年的立委與總統大選攜手的可能,這對民進黨而言,將會形成真正的壓力。

其次,只從兩黨的生存與利益出發,藍白合作未必能引發共鳴,更重要的意義在於凸顯制衡一個已經完全執政,從一黨獨大正在走向一黨獨裁的政黨。反共與反中,不能是反民主的合理化理由;反對假新聞,不能成為箝制言論的正當性來源;政治競爭不是趕盡殺絕,鬧出人命。藍白兩黨或許各自都推不出強有力的人選,但是合作對抗綠色新獨裁,也許可以說服一些黨派色彩較輕的中道力量挺身而出。這就讓國民黨有機會爭取更寬廣的民眾支持。

只要合作有正當性,國民黨不僅無須擔憂被民眾黨「超車」,反而更是跨越過去窠臼,甚至重新向年輕人招手的契機。國民黨過去因為時勢所迫可以「聯俄容共」,也曾經「國親結盟」,現在又何須自縛手腳,自我框限呢?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國民黨 #藍白合作 #民眾黨 #民進黨 #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