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學生會提案推動的校園轉型正義在校務會議沒通過,但是這項提案引起台大校友廣泛的關注,之所以關注就是因為轉型正義是民進黨在主導推動的政治運動,經過4年來的執行,整肅救國團、婦聯會的過程已被普遍視為對國民黨的清算鬥爭。如果把這項政治工程搬到校園會是什麼情況?

促轉會在這4年除了張天欽的東廠事件之外,的確也平復了一些歷史事件,撤銷了政治受難者的罪名,但是因為制定的法律溯及既往,任用的人事意識形態強烈,清算鬥爭的意味太濃厚,老實說沒有引起社會太多共鳴。

以這樣具有爭議性的名義搬到校園去,難怪會引發校友的關注。校園最怕的其實就是政治,民進黨當年全力推動的民主政治工程之一就是黨政軍退出校園,也因此受到學界的支持。但是執政之後卻盡全力想要操控校園,「拔管」事件就是最典型也最惡劣的例子,不但把手伸進校園,而且不准經過正當程序選出來的校長就任,這是連北洋軍閥都做不出來的事,至少當年他們對學術和讀書人都還心存敬畏。

單純就校園環境而言,校園當然不應有政治力量的介入。當年台大發生許多事件,就是因為政治介入,例如哲學系事件,以反共之名將自由派學者全解聘,當時是由國民黨特工發動;現在民進黨卻變本加厲地玩起他們過去所深惡痛絕的政治遊戲。不可否認,校園內的許多團體已經成為民進黨的特工,學生會在拔管事件中不就是扮演最重要的側翼角色嗎?

台大校園裡當然有過不正義的事件,也有象徵威權的空間,而且校史怎麼編都會有爭論,不過總可自己面對並解決這些歷史問題。引進外力的結果必然受制於外力,校園最不該的就是引進外力,尤其是政治勢力。在校園中成立轉型正義小組就是典型的引進外力,正是校園災難的開始。

傅斯年當年建立的校風就是學術自由,他不但為文趕下了當時的行政院長孔祥熙和宋子文,樹立了五四學人的典範。他在延安見過毛澤東之後,也私議不過是宋江之流。從他在台大校長期間曾經因為聘用自由主義學者被批評是任用共黨分子,就知道他堅持學術自由的作風。他也被認為是唯一敢在蔣介石面前要經費,還抽菸斗、翹二郎腿的人。四六事件時,政府要抓人,他告訴陳誠的唯一條件是「不能流血」。

台大校園內提出轉型正義之議,不能說學生沒道理,但也不能說沒有受到政治的影響。傅斯年說過「台灣大學應以尋求真理為目的,以人類尊嚴為人格」,而且要有「貢獻這個大學於宇宙的精神」,台大的校風從來就不是小鼻子小眼睛,也從來不趨炎附勢。在民主化已經快半世紀之後,台大還出現一些屈從政治勢力的特工,說明了政治的髒手從來沒離開過校園。

#校園 #轉型正義 #民進黨 #台大 #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