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對境外生返台就學及商務人士解封問題釋出正面訊息,交通部也向中央爭取恢復6個兩岸客運航點,這些跡象都說明,對兩岸往來管制「一刀切」措施的檢討已在進行中,民進黨政府的務實和善意值得肯定。不過,北京3天內暴增近百例新冠本土感染患者,又為兩岸解封增添新變數。

因疫情導致的兩岸往來管制已接近半年,蔡政府嚴格的「一刀切」式措施,阻絕了來自大陸的第一波傳染,但也付出了家人無法團聚、企業困頓蕭條、大陸仇台升高的代價,台灣疫情「加零」,兩岸交流也「歸零」。

疫情防控和經濟民生是一個需要平衡、協調,需要高度政治智慧和完善政策配套的複雜工作。總的來說,過去半年蔡政府在疫情防控方面可圈可點,陳時中的高人氣就是證明。但在如何協調好防疫與民生上,蔡政府的答卷顯然差強人意,從一開始的「口罩之亂」、「衛生紙之亂」,再到後來的「紓困之亂」、「三倍券之亂」,行政團隊顯然沒有和社會底層踩在同一個點上。

原因何在?歸根究柢,「政治凌駕專業」可以解釋這一切。蘇內閣並不缺優秀政治人才,也不缺「務實派」行政首長。例如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主動提出協助非國籍陸配子女「小明」回台,交通部長林佳龍積極研議兩岸貨運航班恢復和觀光解封,但這些務實舉動在蔡政府已經上癮的民粹政治面前,只好退避三舍。我們只能看到蘇貞昌、陳時中、唐鳳頻頻超越各自專業分際的言行,確實讓網民喊爽,在媒體有聲量,可真正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如何通盤思考規畫疫情進入「下半場」之後的兩岸事務,是考驗蔡政府能否統籌協調好疫情防控和經濟民生兩方面工作的重要指標。被民進黨稱為「台灣主權保衛戰」的2020大選已經過去,被綠營視為抗中利劍的《反滲透法》已經生效,被獨派抹紅為「中共代理人」的高雄市長韓國瑜也被罷免下台,選舉過去了,政府該做事了,如果再搞操弄民粹、政治凌駕專業那一套,相信盛極必衰、物極必反的政治周期律,就會在蔡政府身上重現。

解封兩岸交往,既是一個政治議題,也是一個技術議題,既需要做出政治判斷、承擔政治壓力,也要考慮到台灣自身檢疫能量、掌握大陸疫情總體態勢。蔡政府對兩岸恢復往來沒有把話說死,但行動上還是小心翼翼。

這樣的態度當然能理解,尤其在北京疫情「二次爆發」的情境下,對大陸當地疫情的評估以及對兩岸交流的影響,必須依靠冷靜、專業、客觀的判斷。但面對疫情趨緩、景氣轉差的交叉線,蔡政府應該先從改變「一刀切」式封關開始,逐步、有序、分階段恢復兩岸正常來往。

兩岸恢復人員來往應秉持「積極穩妥」原則,蔡政府不妨以陸、港、澳之間相關安排作為參考。大陸廣東省與香港、澳門之間已經就恢復跨境人員流動、簡化檢疫流程基本達成共識,三地將以互認基於核酸檢測陰性的「健康碼」作為證明,即可豁免14天強制隔離檢疫。

粵、港、澳就上述安排的專業評估和政府協商,耗時1個多月,這對於當前關係緊張氛圍下的兩岸而言,是完全不現實的,更何況台灣絕不會接受大陸的「健康碼」。不過,以1月以來的情形,兩岸在疫情通報、民航「小兩會」、民間團體方面還是能夠維持有限度溝通,並且辦成了不少實事。台灣應可認證核酸陰性檢測證明為主,再輔以較短時間入境檢疫(如機場24小時內),以學生、商務、探親和居留簽證的陸籍人士作為優先開放對象,這部分在實務操作上是完全可行,也有能力做好、做細的。

其次,大陸對各省市的「分級風險管理」,台灣也可以借鏡用於兩岸分級解封。自4月湖北疫情完全受控後,大陸採取「高中低風險」的分層管理,如隨後吉林、廣東、北京爆發本土感染病例後,所在地風險級別即時提升,防疫管理也恢復較嚴格狀態。台灣可以將港、澳、廣東、江蘇、上海等地先評估為「低風險」地區,再視大陸各省疫情調整風險級別,以對應不同層級的檢疫措施。

兩岸應該放下政治爭論,台灣已釋出正面訊號,大陸該有所回應。

#兩岸 #蔡政府 #恢復 #解封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