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中共政治局主管外事委員楊潔篪在夏威夷會面,前後約8個小時,中方表示是一場「建設性會談」,美方連外交辭令都懶得說,大陸隨即公布「港版國安法」草案,決定在香港設置「國安公署」,蓬佩奧隨即表示將制裁相關責任官員,蓬楊會顯然未能緩解美中緊張關係。

蓬楊會前,華府動作連連,美國總統川普痛批大陸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之初隱瞞疫情,並發動各國與國內各州向北京究責、索賠;5月下旬大陸兩會通過「港版國安法」,川普宣布將取消香港貿易優惠地位、制裁大陸涉港事務官員;繼之加大科技戰力度,6月5日宣布將大陸參與研發超級電腦、華為5G及參與解放軍工作的中資企業,列入「經濟制裁黑名單」。此外,川普還簽署備忘錄,要求全面調查在美上市中概股公司是否出現財務造假、有無違反美國法律與制裁北韓與伊朗禁令、有無和解放軍及其他敏感機構合作,還揚言必要時可能將中國排除在「美元支付系統」之外,擺出一副美國準備隨時與中國金融、貨幣體系「脫鉤」的架勢。

川普還揚言,如果北京不願對疫情提出合理解釋,以及在「港版國安法」做出重大調整的話,美國將不惜切斷與大陸的所有關係。加上繼《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法》、《台北法案》之後,美國聯邦國會正在醞釀推出「台灣防禦法」。以上種種發展,都讓北京擔心,川普為了搶救選情可能會在重要關頭做出與大陸「全面脫鉤」的決定,或是不斷強化與台灣的關係,而違反1972年以來美國前總統尼克森在《上海公報》訂下的「一中政策」。這也是為什麼北京主動派遣楊潔篪前往夏威夷與美國官員見面的原因。

不過,川普顯然並不希望這麼快就讓兩國關係恢復舊觀。否則,他應派遣政府中諸如國安顧問歐布萊恩、財政部長米努勤等溫和派官員與楊潔篪會晤,蓬佩奧這幾個月幾乎什麼議題都劍指北京,與中國關係鬧得很僵。

美國大選將在11月3日舉行,在美國強烈「反中」氛圍之下,至少在大選之前,不論川普如何希望與北京改善關係,他都必須維持「反中」基調,何況美國「反中」論調今天高唱入雲,他也有推波助瀾之功。即使川普想要軟化「反中」立場,他的對手民主黨準候選人拜登也會高舉「反中」大旗,以「反中」急先鋒自居。事實上,兩人現在都標榜自己「反中」,批評對手「親中」。

川普不僅要靠「反中」維持基本盤,在選情低迷的情況之下,更要靠「反中」挽救選情。在這方面,他自信比起他的對手更占優勢,因為拜登只是候選人,而他卻擁有行政資源,可以召開G-11(11大工業國峰會)或與金正恩、金與正兄妹舉行「川金四會」之類的國際會議為自己拉抬選情。

為了展現美國的強勢立場,川普18日推文稱「美中完全脫鉤」一直都是政策選項。蓬佩奧則在19日透過視訊在哥本哈根民主高峰會發表演說,指「大陸正在要求世界各國選邊站,若靠向大陸,則代表我們都要放棄現有價值觀與民主。」

不過,蓬楊會讓美中兩國彼此摸底,都能掌握對方的「底線」所在,不至逾越「紅線」,讓對方裡子與面子全丟,下不了台。例如,在美中關係與台灣問題上,美國知道中國的底線是「一中政策」。不論美國聯邦國會通過多少友台法案,川普簽署法案背書,只要不違反「一中政策」,北京最多出聲反對,卻可以容忍。

美國要對涉港事務大陸官員進行制裁,並通過「維吾爾人權法案」,聲援新疆回族,都讓北京非常不滿,認為是干涉中國內政,但只要大陸略為做出調整,美國無論在執行的時機或是在執行制裁之際留下迴旋空間,行政部門都有相當大的自由裁量權。

最讓大陸擔心的是,中美兩國在科技、金融與貨幣領域已接近「脫鉤」臨界點,只要雙方領導人一個失誤或處理不當,就可能成真,讓雙方關係急劇倒退,很難回頭。「脫鉤」不利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大陸需要特別謹慎處理中美關係,才不致讓兩國關係失控,而連帶影響雙方在台灣、香港與其他領域的關係,也才有機會在美國大選之後,徐圖改善中美關係,尋求雙贏。

#旺報社評 #大陸 #脫鉤 #兩岸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