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大常委會初審《港區國安法》草案,預計7月將加開會議通過,並於1個月內生效。面對香港回歸23年來最具深刻的一次變化,大選期間大打「香港牌」的蔡政府,在處理《國安法》與台港關係議題時,變得低調而務實了。

蔡政府低調務實,有3個標誌:第一,蔡總統本人一開始宣稱不惜中止《港澳條例》,後來再也不提了。最近在「哥本哈根論壇」講話中,官方中文稿使用「香港回歸中國」的表述,而不是香港反對派喜歡用的「中英主權移交」,蔡釋出的訊號很明確,不挑釁「香港是中國一部分」的事實,沒有認同或支持「港獨」的問題。

第二,陸委會頒布的香港人道救援專案,其法源是《港澳條例》,很明確是在現行憲政體制架構下,處理涉港議題和台港關係事務,未挑戰一中憲政架構;新設立的「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是在台方對港半官方機構「策進會」之下,而非國安體系或行政部門,謹守台港民間交流分際。

第三,陸委會強調香港人道救援專案適用範圍僅限於「合法」來台港人,還重申這是「援助」而非「救援」,排除香港「黑暴勇武」以偷渡來台後獲得政治難民庇護的可能。當然,未來可能有個別台灣民間團體發起港台逃亡式「救援」行動,但相信屆時政府也會依法處理,最多比照過去處理大陸逃台異見人士的模式,安排非法入境者短暫停留後前往第3國。

從這3個動作可以看出,民進黨政府打「香港牌」愈加克制、理性,這當然與選舉結束有關,但最重要的原因還是,隨著近半年來內外情勢的變化,民進黨政府也意識到「香港牌」已逐漸變味,當情勢難以掌控時,最好低調處理,以防意外和反噬。

首先,從內部民意來看,大部分民眾當然希望香港保有自由法治,也期待香港民主正向發展,這也構成了去年民進黨打「香港牌」,藍白陣營不得不拿香跟拜的民意基礎。然而,民眾對是否接納或庇護港人,態度則相對保守,想必過去一段時間,從《難民法》到《港澳條例》爭議,蔡政府感受到自下而上的民意壓力,深知一旦給予港人太多公共資源,可能招致民意大反彈。

其次,就台灣對香港情勢的了解、掌握和影響程度而言,香港已經成為大國博弈的颱風眼,務必謹慎處理,以避免言多必失、治絲益棼之患。香港反對派有「泛民」和「勇武」兩大陣營,民進黨長期和泛民打交道,勇武則與小綠側翼有交往。相較於泛民,勇武去中心化、無大台、且思想極端,民進黨更難掌握,而勇武和泛民之間矛盾也不小。即便是泛民內部也是各為其主,如黃之鋒背後是美國民主黨,黎智英背後是共和黨。蔡英文雖然20年前就參與港澳事務,但香港政治水之深,相信她也不願亂蹚。

再次,香港「攬炒病毒」反過來滲入台灣,民進黨應有所警覺。《旺報》社評在罷韓前曾點出,台灣打「香港牌」有被反噬的可能性和危險性,最後不幸言中,在罷韓投票前一天,綠營網軍公開呼籲香港網民幫忙宣傳罷韓到最後一刻,可以規避《選罷法》的觸法風險。假如愈來愈多的香港人移民台灣,拋開經濟上負擔不講,難道民進黨能百分百在政治上掌控住這群人嗎?相信蔡政府一定有所評估,才沒有放寬現有港人移民台灣的門檻。

川普政府決策反覆無常,和大陸檯面下的博弈和交易,外人難窺堂奧,蔡英文應能感受,自己只是「棋子」,沒有資格、能力做「棋手」。綜合陸美輿論分析可以看到,美方「地動山搖」的制裁措施不會兌現,北京推動港版國安立法不會動搖,但將吸納國際意見和香港民意,在具體執行機制上更加細膩、符合香港法治。

不久前楊潔篪和蓬佩奧在夏威夷會晤,大陸隨即宣布審議「港版國安法」,同時起訴之前拘捕的加拿大籍「間諜」,美方則釋出中方將遵守第1階段貿易協議、商務部允許美企向華為繼續供貨訊息。這些動作看似眼花繚亂,其實都是大國交手的一來一往。

假如中美在檯面下達成交易,就香港議題達成默契,雙方各取所需,那麼衝在「撐港」第一線的台灣將處於怎樣尷尬的地位?希望蔡總統能夠從香港議題中,看清台灣的地位,美國人靠不住,川普更別指望,只有踏踏實實做好內政,重新改善兩岸關係,才是台灣持續發展和進步的根本。

#旺報社評 #大陸 #台灣 #香港 #國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