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皇后假說」是1973美國古生物學家Van Valen提出的生物演化假說,「紅皇后」一詞源自《愛麗絲鏡中奇遇》(英國作家路易斯‧卡羅於1871年出版的兒童文學作品,也是家喻戶曉的《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續作),紅皇后與愛麗絲相遇後,皇后沒來由地跑了起來,還愈跑愈快,愛莉絲為了追上皇后,也只能加快速度;然而,不論跑得多快,周遭的景物都沒有改變,他們還是停留在原地。見愛麗絲氣喘吁吁,皇后笑著說:「在這個世界,你必須全力奔跑,才能留在原地。」

自然界中的「紅皇后假說」描述的是狩獵者和被捕食者在長期競爭下的演化,狩獵者發展出各式技能提高自己飽食的機率,而被捕食者學得新的藏身術或保護機制以增加存活率,狩獵者與被捕食者又會有各自的競爭者,為了生存,不論是經過主動或是被動的演化機制,各方都會保持著微妙的平衡。只不過,不論如何用盡心機,費盡氣力,狩獵者和被捕食者之間,危機沒有少一些,優勢也沒有多一些,就好像雙方都停留在原點一般,徒耗時間與資源。

用紅皇后假說看科技演化史,我記得第1支智慧型手機iPhone在2007年問世,能聽音樂、上網、照相,和過去的通訊設備相比,等待三生三世的書信往來、有線電話、BB扣、黑金剛、按鍵手機、摺疊手機等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為求生存,其他手機大廠也紛紛投入開發,三星、夏普、索尼、諾基亞,每年推好幾支新機,以拍照來說,從可以照相搭載萊卡鏡頭,鏡頭2顆不嫌多,3顆剛剛好,螢幕也從3.5吋越變越大,歷經10年長到6.5吋,功能發展競爭還不夠飽和,有的還強調外觀、材質及酷炫的周邊商品,推陳出新就怕搶不到生機,就像紅皇后假說中為求生存而不斷演化。對手長了翅膀,我就發展地對空飛彈,對手長有利齒,我就背上厚殼,讓英雄無用武之地,但精進的代價可不小,有時演化者自身都不知道這樣的變革是「全力奔跑」以求生存,還是只是耗盡資源「停在原地」?而無論何者,雙方都不可能握手言和、終止競爭。

在演化上另一個與「紅皇后假說」對立的假說「黑皇后假說」,是由美國的生物學家 Morris等人,在2012年提出,當太陽光照射海水時,海水中的有機物會被分解成毒性物質,為求生存,藍綠菌能分泌解毒液來抵降解毒性。然而幾世紀過去,Morris等人發現從前某些能解毒的藍綠菌,漸漸失去製作解毒液的能力,他們推測雖然解毒能造福眾生,但需要耗損額外能量製作分泌,對自己生存也產生負擔,如果環境中有其他人可以做,我何必自討苦吃?就這樣,擺爛後的藍綠菌自此只能依賴其他有解毒能力的物種以求生存。

黑皇后假說很適合用來說說電視的興衰史。自從1925年第1部電視問世後,伴隨了世人達1世紀之久,然而,在智慧型終端與串流平台誕生後,電視龍頭地位卻逐漸動搖。根據市場研究公司LRG(Leichtman Research Group)的數據統計,美國有線電視2019年就減少490萬名用戶。CNBC更大膽預測到2022年會有25%的家庭中再也不見電視的蹤影,這樣的削減一點也不讓人意外,現在的電視和100年前剛發明時的功能意義實在相差不遠,內容遠不及網路上的豐富,互動性又沒有智慧型終端好,還有地域性的限制,一直以來沒有突破性的成功創新,整個產業守舊、停滯不前,像極了黑皇后假說裡失去解毒能力的藍綠菌一樣,不是別人要了它的命,是它自己放棄了自身的優勢,如果提早因應網路世界的到來,如果提早發展各種有趣的互動應用,或許今日的數位王者仍然是電視。

紅皇后和黑皇后假說,一個永遠求精進,不斷推陳出新,一個永遠遲滯不前,自廢武功。當然啦,演化是一個循環,無論是紅皇后或黑皇后,每種生物終究都可能面臨演化到盡頭還是無法抵抗環境劇變的瓶頸。但先排除這個宿命不論,是要選擇全力奔跑,才能留在原地,還是放棄優勢,仰人鼻息?正如知名電影《刺激1995》裡的經典台詞,「忙著生或忙著死」,還真是一個哲學的命題哩!

(作者為科技媒體專欄作家)

#皇后 #假說 #演化 #一個 #電視